古剑异录主角王静娴韩文悦最新章节完本_文典小说网

古剑异录

古剑异录 已完结

古剑异录

时间:2020-08-14 07:28:48 分类:都市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起 主角:王静娴韩文悦

完结小说《古剑异录》是风起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静娴韩文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就如宇宙和海洋一样,沙漠神秘的面纱也逐渐被揭开,越来越多的探险者,地质学家,考古学家甚至于游客得以深入这个历来是死亡象征的区域。然而,神秘事件在人类社会中几乎天天都有发生,更何况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许多探索意味着以生命为代价,在这里依然如此。 一个年轻的探险者就因此踏入了此地从而开始了精彩纷呈的异世之旅。...

精彩章节试读:

车窗外渐渐开始出现稀疏的灌木丛,这是临近水源的征兆。车内的人开始兴高采烈的向外眺望着。而满目的黄沙也因此显得生机盎然起来。 凯文仍然是那么沉默和安静。对于他来说,这片大漠让他有回家的感觉,因为他加入雇佣军最早时的训练就是在这里。虽然现在他们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受雇于一些私人和财团,不需要再象从前那样随时警惕着敌人的偷袭和沙漠的威胁,但这里仍然占据着他回忆中最重要的部分。他有时甚至会想,假如有一天自己要死掉,希望上帝让自己死在这里。 “嘿凯文,我刚刚看到一只兔子跑过去了!”杰克兴致又高了起来,一只手拍着凯文的肩膀,脸却冲着窗外。 凯文扭头看了看杰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易让人查觉的浅笑。8年前,凯文为了给病重的弟弟赚医疗费,加入了雇佣兵的行列,遗憾的是,他的卖命钱也没能挽回弟弟的性命,这成为凯文心中最大的伤口。假如不是弟弟临终前的遗言,劝他好好活下去,他恐怕早已放弃自己的生命去陪伴相依为命的弟弟了。直到3年前,一个新入伍的士兵让他感觉弟弟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个人就是杰克。杰克的性格很像他的弟弟,近乎神经质的开朗,爱笑爱闹,几乎和死去的弟弟完全相同,不同的则是,杰克拥有健康的身体。而杰克的出身也是个谜,他的档案上除了性别年龄根本没有有用的资料。实际上,加入雇佣兵也远没有加入正规军队那么复杂的程序,几乎是你敢杀人,又不怕被人杀,就可以做雇佣兵了。当然,这只是最差的雇佣兵标准而已。凯文没有在意这些,在他看来,这是上帝给他和弟弟安排的一次重逢。私下里,他对杰克的关照远超出了对其他人的待遇,而训练场上和‘工作’中,他又对杰克异常的严厉。有时候,严厉也是一种爱护。 “这就是汉莫村啊?”本的一声赞叹将凯文将回忆中拉了回来。 眼前出现了一座大的村子,其实严格来说更象一个镇子,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热闹了。遍地的骆驼和不少穿着阿拉伯服装的大汉,以及头顶水罐脸蒙面纱的阿拉伯妇女。不远处的几座土房和似乎毫无规则可言的帐篷,再加上几颗树,给人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假如能把不远处那几辆汽车去掉的话。 车停在看样子是镇中心的一座大型土制建筑物门前。“本先生,这是方圆1000英里内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旅馆了,请您屈就一下。”副驾驶菲利带着歉意的微笑对本说道。 本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么就是这里了,我找的向导也约好在这里等我。”说着率先打开车门走下车子。 等到大家都从车上下来,门内冲出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大笑着张开双臂向萨莫尔和菲利迎去,操着纯正的英语道:“瞧瞧谁来了,我的真主,两位我亲爱的冠军朋友。”接着和两人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并不停的用双手拍打着两人的背。萨莫尔似乎比较内向,拥抱过后则退到一边,边看着菲利和大汉聊着边对本解释道:“这里曾做过两次拉力赛的分段赛中间站,这是这间旅馆的老板。” 这时菲利也将那位大汉老板拉了过来:“这位是我们的……”忽然间菲利发现不知道要怎么称呼本了。 “我是他们的朋友,我叫做本。”本的话接的非常是时候,边介绍自己边伸出了手。大汉诧异的看了一眼显得有些尴尬的两位驾驶员,略略打量了一下本,急忙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叫卡瓦齐,您好本先生,欢迎来到汉莫。”显然,这位精明的老板一下子就看出本的来头不小,也许这也可以归咎于商人的直觉吧? 卡瓦齐又和其他几人打了招呼,然后一边用他那大嗓门吩咐人将众人的东西搬进去,开最好的房间,一边热情的招呼众人进门。 门内竟是别有洞天,宽敞的大厅中央竟然是一个水池,中间耸立着一个举着水瓶的裸女雕塑,瓶中不停的喷出清澈的水。水池后是两段铺着地毯的楼梯分开通向楼上,楼顶挂着水晶吊灯。真想不到外面看来简陋的土制房屋里面竟是这样的豪华。 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卡瓦齐不禁有些得意,解释道:“这里是这一带最豪华的旅馆了,许多酋长和贵族都喜欢来这里,而且汉莫不但景色好,还没有沙暴,简直就是天堂!”接着又指了指不时走过的白种人:“这些都是回头客,有些已经是第四次来我这里了。” 本到像是没有留意这些,忽然问:“卡瓦齐先生,请问,这里最近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事吗?” 卡瓦齐一愣:“你是指武装冲突?不会,我这里从来不会出现那样的事,这附近的武装力量都和我有很好的交情,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发生,更何况,我们也有自己的武装。”说着,似乎很自信得拍了拍胸膛。 本苦笑,这个大个子看样子根本没有弄明白自己在问什么。身后的韩文悦则看了看赵知秋,后者目不斜视,似乎对这番话没有感觉。 这时众人的房间已经分好,卡瓦齐更是热情的亲自将本等人一个个安排到房间里。本和韩文悦赵知秋是一人一间,剩下的人则是两人一间。 身着阿拉伯民族服饰的服务生打开房门,本进入房间内。房内非常整洁,屋顶也挂着一盏水晶吊灯,不过比起大厅里那盏却是小了很多。随后进来的萨莫尔和菲利站在门边,小心翼翼的问:“奥莫尔斯先生,这里的环境您还满意吗?” 本笑了笑:“你们两位也不是第一次陪我出来了,我似乎不能完全算是养尊处优的人吧?在南美的时候也和你们一起睡过帐篷。还有,叫我本就好了,你们俩早就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不是吗?” 萨莫尔和菲利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惊喜的光芒。本接着说道:“就这样吧,你们也回房洗个澡,轻松一下,我等下要到下边去见约好的向导,真不知道以你们现在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是怎么拿到冠军的。” 菲利将几美元小费付给服务生,带上门出去了。本走到窗前,拉开落地窗帘,刺眼的阳光射进屋内,皱了皱眉,本又重新将窗帘拉起来,从包内找出一身干净的内衣,他需要痛快的淋浴。谁知浴室内是一个大浴盆,本苦笑,看来在这片沙漠中,这里真的是一个难得的享受之处。 韩文悦此时已经泡在浴盆中了,一边感受着丝丝水分的滋润,一边想着赵知秋路上所说的话。看样子等下有必要到他房里去问清楚自己心中的疑惑。 20分钟后,韩文悦来到赵知秋门外,敲了敲门,屋内传来赵知秋那特有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请进,门没有锁。” 看到赵知秋的样子韩文悦不禁一怔,此时的赵知秋和刚刚在车上的仿佛是两个人。原先满是尘土的帆布衣已经被一套黑色的休闲装取代,略有些长的头发梳成中分式,似乎还没有完全干透,长得很是清秀。只是眼中偶尔闪过的冷酷和顽强的光芒证实他就是赵知秋本人。 赵知秋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坐。” 韩文悦笑了笑:“不好意思,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休息,我只是有些问题想不明白,想来问问你。”边在几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赵知秋却没有回应他的话,拿过放在床上的条型布包,将布套缓缓地褪了下来,露出一把黑鞘黑柄的武士刀。一声清亮的‘呛’声,刀已经出鞘,而余音嗡嗡声不绝。 “好刀!”韩文悦赞道,接着又问:“你是日本人?” “中国人。”赵知秋一边回答,一边拿起一块干净的白布擦着刀身,接着又道:“你来这里是为了那把剑?” 韩文悦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赵知秋望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说的句句事实,因为这事关我自己的身世。” “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当我没有问过。”韩文悦看出赵知秋似乎有难言之隐,起身想走。 赵知秋摇了摇头,凝视着雪亮的刀身:“有些事现在我也不明白,就说我怎样知道这座塔的事吧。” “两年前,我为了找我失踪的父亲的线索,孤身到里高野去找玄真大师。” “你说的玄真是被佛教界称为活佛的玄真大师?”韩文悦问道。赵知秋点了点头。韩文悦骇然,曾有人说过玄真是佛教界第一高僧,能知过去未来,但个人身份却极为神秘,只知道他曾在中国五台山一座小庙做过主持,其它一切都是谜。关于他的传说最早自18XX年就出现了,真难以想象他有多大的年纪。据说他只渡有缘人,若想强求,无论你花多大的人力物力,也只是枉然。所言之事,无一不准,据说还包括近代几件大的事件。 “玄真大师竟然在日本?!”韩文悦惊道。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关于玄真大师的消息。”赵知秋把刀缓缓的插回鞘中,顿了顿才道:“我忽然意识到,关于我碰到的怪事,或许真的只有玄真大师才能解答我的疑问。” “那么你的疑问到底是什么?”韩文悦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有点后悔,这样打探对方的隐私太无礼了。 赵知秋看了他一眼:“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韩文悦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好奇心比较重。” 赵知秋摇了摇头,道:“费了一番手脚,我如愿在里高野见到了玄真大师。”接着表情变的非常复杂,似乎有些开心,又仿佛有些犹豫。 韩文悦怔了一下,虽然说和赵知秋认识的时间不久,似乎这个年轻人永远都是一个表情,现在这样到有点出忽意料。 赵知秋泯泯嘴,咽了口唾液,接着又道:“我是在一座小庙里见到玄真大师的,他告诉我,如果我想找到答案,那么,在今年的5月19日,到沉睡之塔,会见到和我的身世有极大关联的那个……人。因为我没有钱雇车,只好步行,很早就上路了,谁想到途中发生意外,备用的水都洒了,我支撑了8天,后来就遇到了你们。” 韩文悦一愣,他没有过沙漠中缺水的经历,但一个正常人在没有水的情况下能活多久,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更何况赵知秋这番话实在是跟没说一样。这让他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赵知秋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缓缓说道:“我知道我所说的不容易令人相信,假如我的疑惑能够解开,那么,这一切,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他这么解释倒让韩文悦的怒气打消了大半,毕竟追问别人的隐私是非常不礼貌的。韩文悦现在反倒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暗暗责怪自己气量也太狭隘了。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微笑:“是我不应该问这些你不愿意回忆的事,请原谅。我想估计明天就会动身前往沉睡之塔了,你早点休息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说着起身,冲赵知秋道了一声晚安,向门外走去。 赵知秋点了点头,又回复了往常的平静,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结束了这次令人有些尴尬的谈话。 而就在韩文悦进房后不久,本走出房间,却发现凯文像钉子一样站在门外,本苦笑了一下,无可奈何的带着这个甩不掉的尾巴向酒吧间走去,不出意外的话,早以约好的向导会在那里等着他。 这间酒吧位于旅馆的西侧,大约有旅馆的一半大小,里面的门窗桌椅皆布置成阿拉伯风格,而中间的吧台则巧妙的建成椭圆型的欧式风格,和周围的土香土色却又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融洽,是这里给人的第一感觉,严格的说,只有底层才称的上的酒吧,。二楼则分成两个大厅,靠西的是完完全全的欧式风格,里面每天上演着时装表演以及令人喷血的西方钢管舞;东面的则是阿拉伯世界神秘而充满诱惑感的肚皮舞。这两间大厅几乎夜夜暴满,富有的阿拉伯酋长和西方富翁是这里的忠实顾客,据说还有不少明星来这里捧场,暗地里进行着肉体交易,当然,这是内幕,估计只有少数内部人士才知道,至少,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只可惜,相形之下,位于底层的酒吧却是人影萧瑟了。 我们的本先生显然对肚皮舞没什么兴趣,听到楼上隐隐传来的令人血脉奋张的音乐,微微的皱了皱眉,四下打量了一下,便看到吧台的一侧,卡瓦齐那高大的身躯。此时卡瓦齐正对着一个身材矮小的阿拉伯人低声呼喊着什么,由于酒吧内昏暗的灯光,以及音乐声干扰了本的听力,于是,身后紧紧跟着凯文的本向前走去,直到距离两人大概5米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矮小的阿拉伯人正是自己几天前约好的向导。 只是卡瓦齐看样子还没有发现有人接近,他那特有的大嗓门此时正被迫压低声音对着面前几乎缩成一团的阿拉伯人咒骂着:“天哪,真主为什么不降下一道雷电劈死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又欠了我19瓶酒钱!尊贵的阿拉伯血统在你身上被剥夺的一干二净!你这个野人!你不知道酒是要花钱来买的吗?!” 矮小的阿拉伯人年纪大概在50到60岁之间,满脸的象刀刻一样的皱纹显示着他一生中的艰辛,此时正紧紧的凑在一起,如同一颗干瘪的核桃。他用可怜巴巴的语气对卡瓦齐哀求着:“卡瓦齐先生,我很快就会还钱的,我以真主的名义起誓。” “还钱?!”卡瓦齐显然非常愤怒,声调逐渐高了起来:“你上次欠的帐我足足等了257天你才还给我,这次拿什么还?拿你那头比驴子还瘦小的骆驼吗?天!它卖的钱还不足以买我一个酒瓶!” “可是,我前几次给你拿来的壶是非常值钱的啊。你当时还说我可以欠账的。” 卡瓦齐拍拍自己的大脑门:“哦我的真主,瞧瞧他是怎样诋毁一个正直善良的穆斯林的。你上次给我的那个破烂我只卖了7美元,你这个该死的!你认为7美元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事实上,卡瓦齐非常清楚,那只壶的价值至少足以让自己把这间旅馆拆掉再重盖一遍的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不然下次我见到你就把你从骆驼的肛门塞进去看它会不会长胖些!阿里莫汉,你这个下贱的流氓!阿拉伯世界的败类!马上从我这里滚出去!”卡瓦齐暴跳如雷的吼道。显然他的吼声已经惊动了酒吧里面寥寥无几的几个客人,正带着诧异的目光向这边望来。 本在一边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的过程,虽然两人交谈用的是阿拉伯语,不过像本这种大财团的继承人,阿拉伯语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凯文仍然是面无表情,仿佛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只是凝神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走到卡瓦齐的身后,本先向不知所措的阿里莫汉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紧张,接着用阿拉伯语招呼着卡瓦齐:“卡瓦齐先生。” “干什么?!”卡瓦齐大吼一声猛地转过身来,表情狰狞,把本吓了一跳。卡瓦齐看清是本,怔了怔,马上换上一付笑脸:“哦,我亲爱的本先生,欢迎您的光临,您要看表演?或是我给您找一个迷人的女郎怎么样?对于我刚刚的无礼我向您致以十二分的歉意。” “没什么。”本无所谓的笑了笑,将手向阿里莫汉摆了摆:“这位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我有些事要请他帮忙,我想,您不会要求他离开了是吗?哦当然,他的帐由我来付。” 卡瓦齐又是一怔,他没想到本能说这么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更没想到阿里莫汉这个穷鬼能帮到看样子来头极大的本什么忙。但想归想,口中应道:“当然当然,您既然这么说那是我的荣幸,帐就免了吧,那么需要什么您一定要招呼我。”又道了一声晚安后迈步离去,走了几步还诧异的回头看了看阿里莫汉,似乎有些不甘。 本对着阿里莫汉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也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只有凯文还钉子似的站在本的身后。 “喝点什么?”本问道。 “威……威士忌。”阿里莫汉小心翼翼的回答。 一会功夫,本只喝了少半杯的酒,阿里莫汉已经是两杯下肚了。看样子他之前就喝了不少,黑瘦的脸上泛起了血色,原本缩成一团的身体也仿佛挺拔了些。 “我很抱歉我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到达。”本又开始摆弄他的烟斗了:“假如我可以乘坐直升机的话,我想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阿里莫汉先生,您可以告诉我理由了吗?” 阿里莫汉有点不舍的放下酒杯,对着本弯了弯腰,恭敬的答道:“我对您愿意遵守我们的约定致以万分的谢意,请相信我,本先生,我们红蝎族的圣地是不允许任何一种机械类的交通工具靠近那里的,我以真主的名义发誓。” 本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他最早遇到这位年迈的向导是在位于埃及和苏丹边界的一座名叫瓦迪哈勒法的城市,当时本在这座城市参加一个由埃及以及苏丹两国的考古学家共同发起的座谈会。会议结束后,在当地鬼市闲逛的本无意间见到一个瘦小的阿拉伯老人在一个角落里扬着手中的瓦罐在叫卖,这个瓦罐上面的雕刻以及花纹却并不似一般的阿拉伯世界古物,或者说,它在造型上似乎是属于阿拉伯文化的,但雕刻以及花纹却又明显受了欧洲文化的影响。本象发现新大陆一样以老人要价的四倍价钱买了下来,而当问起老人这件古物的来历时,当时老人的回答足足让本兴奋了很久的时间。所说的那个位置,正是本最近才从自己的卫星上获知的沉睡之塔的位置! 难得的是,老人竟然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本提出雇用老人做向导,可以给他一笔相对于老人来说相当可观的报酬。然而老人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本的意料,他沉思了很久,然后才有些犹豫的提出报酬可以不要,但要本答应他两个条件,(其实当时的语气已经算是哀求了吧。)第一个条件是,是要求本救助他体弱多病的儿子;第二个条件,则是要本在指定的时间到离沉睡之塔不远的汉莫村。 由于卫星拍摄下来的照片模糊不清,是以电脑分析后才得到的那幅图像。连本自己也不确定那个地方是不是存在,更何况,以前卫星在那里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图像。听了老人的条件,本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的下来,坐汽车好了,至少还可以再次领略沙漠的美景。至于救人,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想起来,大概这个名叫阿里莫汉的老人知道一些内情,恐怕和韩文悦以及赵知秋所提到的相似,或许,真的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呢。 想到这里,本正了正身子,道:“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呢?” “明天,先生,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上路了。不过,您是不是应该把汽车留在这里呢?”阿里莫汉刚端起酒杯,又再次放了下来。 本皱了皱眉,这样一来时间上恐怕又要耽搁了,不过,既然他们都这么说,应当是有理由的。于是点了点头,回头对凯文道:“凯文队长,请你通知大家,明天早上8点出发。顺便准备几匹骆驼。” 凯文回答:“是。”却不离开,仍然站在本的身后,从上衣袋中取出一个对讲机,说了几句话,谁知道对讲机里却传来嘈杂的音乐声。 凯文眉头拧在一起,刚要说什么,杰克的声音却从旁边的楼梯响起,扭头一看,杰克等几个士兵正嘻嘻哈哈的从楼梯上下来,每人搂着一个蒙着面纱露着肚皮的阿拉伯女人。只不过杰克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手中拿着一个对讲机。 凯文脸色越来越沉,正要发火,本在一旁笑道:“凯文队长,我看你的训斥就免了吧,大家一路也辛苦了。” 凯文咽了口唾液,无奈的点了点头,对杰克等人说道:“明天早上8点出发,杰克你要早1小时起床,去准备几匹骆驼。解散吧!”

相关内容推荐:

李天娇

编辑李天娇点评:

《古剑异录》剧情还不错,就是感觉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都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古剑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