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无弹窗免费阅读完结版】主角段时间安逸_文典小说网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连载中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时间:2019-10-09 10:22:45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小韵和小云 主角:段时间安逸

经典小说《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由小韵和小云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段时间安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栋山林之间的旧宅,一对恩爱的情侣,一个苦命的女人;引人注目的夫妻,错综复杂的绑架事件,环环相扣的骗局,残忍的连续杀人事件,爱与不爱的挣扎苦痛,丑陋之心与善良之心的对决。那么,亲爱的您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吗?请您给我一点耐心,听我在这部小说中慢慢到来。我将非常感谢您的聆听。

...

精彩章节试读:

s城位于长江三角洲中部,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山水城市。这里四季分明,市区内河道纵横,绿树成荫。郊外山林密布,自然环境十分优越。

近年来,s城经济发展迅速,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地产开发商们看准时机,利用s城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打着回归大自然的旗号,在市郊的山林边缘兴建了不少豪华的公寓和别墅。这些被自然美景包围的房屋深受城市新贵们的喜爱,价格自然也居高不下。

这些公寓和别墅一般都建在离市区50—100公里的范围内,不会太远。并且毗邻高速公路,以方便居住者往返于市郊之间。

但是在离市区更远的山间,也零散分布着一些半山别墅。这些别墅外观十分陈旧,建筑结构也没有那么豪华大气。它们建于二三十年之前,当时因为生活条件的限制,几乎无人问津。因此,现在很多都荒废了。

大约在十年前,有一个青年实业家和他的朋友买下了这些老别墅中最偏僻的一栋。

当时,并不流行购买乡间别墅,人们买房子大都倾向于市内。所以当时的售楼小姐和工作人员都对这两个人十分好奇~看上去很阔绰的男人居然花高价买下了无人问津的房子,而且还立刻送给了边上未出一分钱的朋友~这件事还成为了当时这位售楼小姐和她的朋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谈资。

被买下的老别墅位于离s城三百多公里以外的L山的半山腰,是一栋被茂密森林包围的乳白色木造建筑。

据说是二十几年前一个偷税漏税的暴发户偷偷建在这里供他聚赌和藏匿非法钱财之用的。后来东窗事发之后被警方查封。同年连同那里的土地一起被房地产开发商买下,经过维修改善之后进行出售。

但它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僻了,到那里不仅要开车经过一段狭窄的环山公路,还要走过一座索桥,穿过一片小树林才行,所以过了十几年一直无人问津,因此,当时的工作人员偷偷给这栋别墅起了个绰号叫罗雀屋——意为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直到十年前罗雀屋才总算被买走。

现在s城内知道有罗雀屋存在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2016年5月2日

下午的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在狭窄的环山公路上,一辆红色的法拉利488正向着罗雀屋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行驶着。驾驶员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体型保持得相当好,肤色也很健康,一看就知道是常年锻炼的结果。他长着浓眉大眼、塌鼻梁和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

这个人名叫边本颐,是总部位于s城中心商业街的全国知名服装设计公司木槿花高级定制时装公司的财务总监及其女老板元木槿女士的丈夫。而这位女士此时正坐在他的身边。

元木槿女士虽然年近五十,但仍然颇有几分姿色。身上穿的是自己设计的市值60万左右的时装。据说她从来不去外面买衣服,家里所有的衣服包括内衣都是自己设计的。

现在她正一脸紧张地帮着丈夫看路。因为他们俩今天都是第一次走这条路。虽然路边都设有标示和护栏,但是开车走在这么狭窄的环山公路上还是不免得让人心生畏惧。

“木槿,这路真是太难走了,你说泳心是不是伤心过度,把脑子烧坏了。不然怎么会非要住到这个鬼地方来啊。”边本颐的脸此时因为精神高度集中紧绷着,时不时的发出几句牢骚。

“认真开车。”元木槿提醒他。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你说泳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为了那个人,好好的首席设计师不干,把自己关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想干什么?哦,对了,你不是还要开个分店让泳心当一把手吗?这么好的机会他说不干就不干了?”

边本颐的大嗓门在车内回响着,元木槿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说:“泳心也有泳心的难处,他是我一手带出道的,我相信他绝不会忘恩负义让我为难的。再说,那么多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能有几个人过得去这个坎?何况,他的心事比较特殊嘛,又不能像别人一样找朋友倾诉。我们能理解就理解一点。你呀,就少说几句废话,专心开你的车吧。”

“唉!就你理解力最强。”边本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他那无比艰巨的驾驶工作。

他们话中所提到的泳心,全名叫梁泳心,正是罗雀屋现任的主人,也是元木槿女士的爱徒。十三年前,早已在服装界很有名望的元木槿经人介绍认识了才十九岁的梁泳心。只见了一次面之后,元木槿便对梁泳心印像深刻,因为梁泳心不仅表现出对服装设计的浓厚兴趣,而且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年。

不久之后,在介绍人的帮助之下,梁泳心正式拜入元木槿女士门下学习服装设计。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再加上元木槿女士的偏爱和大力提携,很快便崭露头角。成为新晋的实力派设计师。

但是,也正是因为元木槿女士的溺爱,梁泳心成名之后就开始自满和任性,常常自作主张决定一些事情。对此元木槿虽然没说什么,但边本颐却早已有所不满。他也把自已的意见对元木槿说过,但她根本不在意。

就像这次,梁泳心因为感情问题突然就不来上班了,把重要的工作扔在一边,还打电话来说要辞职。最后还是他们转弯抹角打听到这小子躲到这里来了,这才上山来找他。

此时的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像沸锅上的泡沫一样慢慢聚拢,雨势风势逐渐加大。阴暗的雨帘逐渐侵蚀了红色汽车的退路。

一一一

中午11时左右,罗雀屋。

掩映在青山绿水间的乳白色别墅其实只是一栋双层尖顶的L形大木屋。爬满长春藤的白色墙壁、巧克力色的屋顶和焦糖色的突出的阳台和仿欧式的窗户,使它看上去像极了童话故事中的糖果屋。屋前小道两旁开满了各色的月季花和野生红杜鹃。各种雀鸟在屋子附近栖息鸣叫,给罗雀屋这个名字增添了一份更具体的象征意义。

半个月前,应主人的需要,罗雀屋住进了一个名叫李宋未亦的三十七岁女佣。负责所有的家务和杂事。还有代替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房里的主人接待客人。

李宋未亦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身高1米6左右。话很少,性格内向。平时除了工作上的询问之外,几乎不多说一句话。

现在,李宋未亦正在将清早采下的大把月季花分放到各个房间的花瓶中去。因为昨天主人告诉她今天有很多客人要来,要她把房子打扮得漂亮一些。

跟随着李宋未亦的腿步,我们来大至了解一下罗雀屋的内部结构。也许这部小说亢长的前戏确实有些啰嗦,但务必请大家耐心阅读。这枯燥乏味的第一卷,它的内容将与后面发生的所有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不得不说。等到后面读者在对杀人事件进行推理的时候,第一卷的内容将成为很重要的参考和依据。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先来了解一下罗雀屋的内部结构。这栋房屋正面朝南,是一个横向的L形,左侧是突出的正方形主屋,主屋的右后方连接着长方形的偏屋。偏屋一层主要由厨房、洗衣房和仓库组成,二层是一个种满花草的温室。

它的大门位于房屋的后面,是唯一的出入口。窗户上都装有格子细小的防盗网,以防林中小动物或者野鸟的侵入。也就是说,罗雀屋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唯一的出入口被堵住,里面的人或者外面的人就都无法进出了。

从面对罗雀屋的方向向右绕过偏屋,就可以看到一扇单开的大门。它位于主屋的侧面,而且向墙壁里面缩进一些,所以从主屋方向绕过去是看不见的。

进入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L形的玄关,其实,仔细看的话,应该是正方形的才对,L的折角里多了一间1米2乘以1米2的小卫生间。

卫生间的房门位于朝向客厅的一侧墙壁上,与墙壁是一样的颜色,而且只有一个内侧的挂锁。所以初入者很容易以为玄关是L形的。绕过小卫生间,里面是一间长10米宽4米5的接近50平米的大客厅。

以面向房屋正前方为准,客厅被分为两个部分:

左侧尽头4米5的墙壁上除去2米左右的玄关入口,余下的部分整个被两扇木制移门占据。移门里面便是厨房。在靠近移门的地方放着一张八人坐的长方形大餐桌,桌上铺着带花边的乳白色格子桌布。桌子正后方是一个贴在墙上的装饰壁炉台,我们的第一个花瓶便出现在这个壁炉台上。

客厅右前侧靠墙是沙发、茶几和地毯的组合。它们的对面墙壁上挂着电视。。在电视和装饰壁炉台的上方各有两扇双开的大玻璃窗,向内开启的格子窗扇上雕刻着好看的花纹。窗户中间挂着一幅蒙克的呐喊,当然是仿制品。

我们继续以面朝别墅前方,背朝客厅后墙的方向向前走去:

通往一层卧室和楼梯间的门位于面前墙壁的正中间,也就是沙发与餐桌之间。向前推开房门,进入之后有一小段走廊,走廊两侧分别有一大一小两个隔间。

左侧较小一点的长方形隔间是一间带浴缸的卫生间;

右侧较大的是一间正方形书房。走进书房,东侧的墙壁上和南侧墙壁上各靠着一口直径1米5高2米5左右的红木书柜。书柜从上至下由横隔板隔成7个横向空间,里面竖着塞满了各种题材的书籍。北侧墙壁上靠着的柜子大一些,大约是2米5乘以2米5左右。其实说它是柜子还不如说它是架子来得更贴切一些,这是一个前后都没有挡板的由16个小方格组成的大正方形木架子,每一个小方格里都放着一个或者几个不等的动漫人偶。

这间书房摆设非常简单,除了书柜和架子,就只剩下了靠在架子边上的一把藤椅、一张小圆桌了。我们的第二个花瓶就放在这张小圆桌上。

在书房南侧书柜的旁边是通往一层卧室的房门。而书房的窗户设在与门呈90度直角的西面墙壁上,是向内开启的双扇玻璃花窗。

一层卧室是一间双人卧室,这里有两个花瓶,分别摆在双人床的两个床头柜上,而且整栋房子里只有这两只花瓶里插的是塑胶花。里面其它的摆设和构造我就先不说了,因为在这里将会发生故事中的第一起多重密室杀人事件,所以请允许我在这里先卖个关子,以后再慢慢道来。

离开书房,再向前,右边就是我们刚才进去过的卧室的另一扇门。也就是说要进入这个卧室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从现在我们看到的外侧房门直接进入;另一种是通过书房内的房门进入。

其实还有一种内置方法可以进入的,这就跟房间西侧的小型封闭式阳台有关了。至于怎么用这第三种方法进入,现在还是一个谜。

言归正传,整个走廊,西侧是我们刚才介绍的书房和卧室,正好两个一样大小的正方形隔间。东侧是卫生间和通往二层的楼梯间。楼梯间的尽头是一间横向的小储藏室,堆放着一些不用的旧物,都是大件的家具和木料,塞得满满的。

走上一楼楼梯,木制的阶梯走起来吱吱嘎嘎地响。扶手和阶梯看上去都很老旧。

拐过弯,我们从同样位置的二楼楼梯间走出来,可以看到储藏室的正上方是一间单人小房间。走进去之后,发现这间房间的摆设相当简单,最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灰色带花边的床单、灰色的被套和枕套。南侧靠墙放着一张小桌和一把椅子,其它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个房间也没有所谓的窗户,只有一个开在南侧墙壁顶端的小天窗,窗扇也只能开启一半,所以很阴暗。

走出这个房间,这回我们以面北背南的方向开始。首先就是西侧的一间双人卧室。当然,它的位置在一楼卧室的正上方,而且看上去要比一楼卧室大一些。让我们跟着手拿花束的李宋未亦走进去。

一走进房间,我们就会感觉到自己瞬间变成了“色盲”,这里什么都是乳白色的,而且房间内光线充足,几乎到了刺眼的地步,与刚才的小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定一定神,首先视线所及的便是正对面的小阳台,它与一楼卧房的小阳台不同,不是一个顺着房间形状延展的长方形突起,而是从西侧一直延伸到南侧墙壁的半圆形阳台,像极了一个钩在房屋墙壁上的“钩子”。

这个“钩子”所涉及到的内侧墙壁部分全部由玻璃组成,形成了占领西侧墙壁3分之2和南侧墙壁4分之1的巨大玻璃落地窗,使阳光可以充份地透射进来。这些落地窗分为三扇,都有房门一样大小。西侧两扇是左右移动的,而南侧一扇是直接向外侧开启的。阳台外面同样封着防盗网。

我们再来看房间内部,紧贴南墙落地窗边上的是一张巨大的双人床,床头、床脚、床单、被子被套、枕头枕套,蚊帐一切都是乳白色,没有一点多余的花纹。就像一大块加了过量牛奶的白蛋糕一样。床边只有一侧有床头柜,是乳白色的半圆形柜子。上下有三个半圆抽屉,后挡板上方按着一面镜子,使它看上去和床头一样高。这里放着我们的第5个花瓶。

李宋未亦在这个花瓶里插上了同房间一样颜色的白色月季花。这当然是主人的喜好。以床为中心点环顾房间四周,除了西侧的阳台,东侧与房门平行的墙壁上靠着衣柜,衣柜相当高,几乎接近三角屋顶的底边。当然属于这间房间部分的三角屋顶和房梁也被涂成了白色。

房间北侧正对双人床的墙上挂着43寸的彩色电视机。边上放了一张单人沙发,还有两个没有脚的圆形地沙发胡乱地扔在地上。而房间的整个地面上铺着一整张价值不菲的纯羊毛地毯。当然这一切也都是乳白色的。

鉴于这些特质,这个房间被它的主人称为“白雪”。

离开“白雪”,拐弯向北走,同样是一小段走廊,右侧楼梯间隔壁与楼下一样是一间带浴室的卫生间。不同的是这里装的是淋浴,而楼下装的是浴缸。

再走几步,便可以进人二楼的第二间双人卧室。这间卧室里的东西还有结构和布置同“白雪”如出一辙,只不过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门的方位和阳台的方向都与“白雪”是相反的,就像是两间房间互为倒影一般。这里除了玻璃之外,墙壁、所有物品、阳台、房门内侧、屋顶和地毯皆为火红,连阳光照射进来的倒影都是红色的,所以它被称为“赤焰”。“赤焰”的床头柜上也有一个花瓶,当然是被插上了火红色的月季花。

每次走进这个房间,李宋未亦都似乎可以闻到鲜血的味道,因为它实在是太红了,红得让人像是走进了地狱的血雾之中。李宋未亦受不了这样的感觉,这里有一种死亡的气息,让她莫名的害怕。

匆匆收拾起掉在地毯上的几片红色花瓣,李宋未亦加快脚步走出了房间,带上房门之后,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将身体轻轻靠在房门上小憩片刻。

目光移到手中的花朵上,李宋未亦眼前蒙上了一层迷雾。“多么美啊…就像青春的少女一般……我……”

声音轻的只有自己可以听见,闭上眼睛微微膜拜,然后打起精神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这时我们的位置已经在大客厅的正上方了。我们借此再来回顾一下整个房子的大体结构:

首先,整个房子面南背北。从正面看是L形的横向外观,西侧是主屋,东侧是偏屋,绕过偏屋进入房子唯一的大门,是一个带小卫生间的玄关,进入之后,便是客厅,客厅占握整个一层主屋的后半侧,与偏屋一层相连。

站在客厅,面南背北向前走,通过客厅门是一条走廊,走廊右侧先是书房,而后是一间大卧室;走廊左侧先是带浴缸的卫生间,而后是楼梯间,再往里是横向小仓库。

从楼梯间上二楼,出来也是一条走廊。

这回我们面北向南走,落初文学是仓库正上方的阴暗小房间,右手边分别是楼梯间和卫生间,都与一楼相对。左手边是一整间双人房。

向前走,来到客厅正上方,左侧同样是一间大双人房;右侧三分之二处占居着一间凹形大衣帽间。

而在玄关正上方是储藏室,与衣帽间相连不相通。衣帽间边上一扇门通向偏屋二楼,是一整间温室。进入储藏室的门在温室内。

呼,好了,罗雀屋的内部结构终于啰嗦完了,我要向坚持看到这里的读者表示感谢,谢谢你们坚持看完了这么一大段枯燥的描述。

一一一

在李宋未亦做家务的同时,罗雀屋的主人早已醒来。

这些天来,他日夜将自已关在“白雪”内,思考着整个计划,他不能有一点疏失,未来到底怎么样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一点一一这次真的是背水一战了,他要放弃一切去赢得胜利。

对,这就是他要做的。首先,要给老师一场意外的惊喜,让老师安心,然后计划才能正式开始。这场惊喜他已筹备了一个多月,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后面他该怎么做,还有今天要来的那些人:

范芯儿夫妇无关紧要,他们只是几个月前认识的酒友而已,请他们来不过是为了凑人数;老师夫妻当然是今天的主角,不过把他们骗上山来不知道老师会怎么想;

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如鹰隼般的男人是主动来找他的,表示要来野外探险,算了,随他吧,让他来也有好处,人越多越乱越好办事不是吗;

年轻的大学生二人组是临时的房客,特意安排了他们今天来也是为了增加人数;而老朋友兴龙餐饮连锁企业的老板蒋兴龙也将带着妻子光临,他们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客人;

最后,就是那个魅力与危险兼具的男人了,他是唯一的、让人不安的因素,那双阿修罗之瞳似乎随时准备着击穿人的内心……

相关内容推荐:

莫多

编辑莫多点评: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巧妙的辩言,跌宕起伏的情节,一环扣一环。警人的名言一波接一波,动人的诗词一首接一首,超神的形象一种接一种。方运不是无敌的他有弱点,但是人族因为有了他无敌了。这就是英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