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命皇妃小说精彩阅读 秋灵诺凤完结版章节目录最新章节_文典小说网

薄命皇妃

薄命皇妃 已完结

薄命皇妃

时间:2021-11-20 09:18:25 分类:女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美丽树 主角:秋灵诺凤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薄命皇妃》的小说,是作者美丽树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姐妹情谊因一个男人而破,本以为爱恋相依却不想却被帝王看上,两地分隔,棒打鸳鸯,终究还是因为爱,身为帝王的他也学会了放下。...

精彩章节试读:

“灵儿,赶紧跟上来,天色可不早了,得赶紧回去呢!”这大热天的,诺凤此刻的脸上已经香汗淋漓了,转头看着秋灵,虽没有她这么夸张,但也相差不多。“恩,诺姐姐。早知道今儿个日头这么大,就叫梅花那丫头一起出来了。”秋灵擦着脸上的细汗说着,脚步略快了一点儿,却依旧步在诺凤之后,诺凤见此,欣然点点头。秋灵能够这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哎,诺姐姐,这日头这么大,要不我们干脆先找个茶楼休息一下吧,看你也是满身汗的,姐姐你可是立志要当淑女的,可不能这个样子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哦!”秋灵揶揄着,转身看到了茶楼,眼睛一亮,说话间身子却是直接往里面走去,而诺凤坚持,不禁摇头。这个秋灵,一向就是说到哪儿做到哪儿,很是随性,说起来也有点任性,不过她毕竟比较小,她当姐姐,忍让一下又何妨?“好吧,灵儿,我们先休息一会儿。”一进茶楼,冰凉的气息袭来,灼热的脸渐渐温凉起来,诺凤将手中的衣服交给了迎上来的小二,脸上微微一笑,“帮我们安排一个隔间吧,来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说着,用袖口小心擦拭着脸上的细汗,在小二的带领下,跟着秋灵一起来到了二楼靠窗的一处隔间中。“诺姐姐,辛苦你了!灵儿给你倒茶!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龙井呢!”秋灵将茶水一一倒上,然后捧着茶杯俯身趴在窗边,看着底下人来人往的街道:“诺姐姐,果然这里的风景很不一般呢!”两人经常逛街,倒是很少在这茶楼上休憩,是以秋灵才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了,小心别掉下去了!”诺凤见此,小心将一口热茶闷在嘴里,带温度降下去之后,一口吞下,温温的茶水顺着喉管向下,很是安慰了干燥的喉管,一股舒适感袭来,诺凤双眼微眯,果然是上好的龙井,喝起来就是舒服。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这次诺凤倒是没有那么猴急了,端在手中,和秋灵一般来到了窗边:“嗯,果然灵儿眼光就是好,这里视野很好!”除了底下的街道能一眼明了之外,这远处的城门,还有城门边上的小湖都看的一清二楚。凉风袭来,诺凤惬意地眯着双眼,感受着风在脸上拂过,很是一番享受。“诺姐姐,要是我们能经常在这里看风景就好了!”秋灵点点头,看着诺凤的模样,也跟着一起闭上了双眼。“要是经常在这里的话,这风景也变得稀疏平常了,便没有这许多惊喜了!”诺凤打击着,自己却是忽然一笑,“不过咱们也都快及笄了,这日子以后便没有这般逍遥了!”诺凤眼中带着一股黯然,这般儿女家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是没有选择的。即使父亲再怎么疼爱她,却只能帮她选择,不能让她自己择夫。“嗯,老爹也说了,要赶紧将我们订出去,不然明年秀女大选,我们再不订婚的话,就逃不过去了!”似她们这般家庭富裕,家人和睦的,是不愿意埋没在那个据说能吃人的深宫大院中的。“秀女呀!”诺凤呵呵笑着,“灵儿,伯父可是知府呀,这个我们完全可以放心的,别担心!”有伯父这个靠山在,诺凤相信,即使是真的秀女大选,她和秋灵也绝对不会在名单上面,有权有势,就是好呀!“嗯,说的也是。不过老爹也警告灵儿了,不能太嚣张了,虽然老爹可以帮我们,可是我们不能太出格了!”秋灵郁闷地将头埋在手肘处,“哎,以后的生活,估计真的像诺姐姐你说的那般了,了无生趣!”秋灵说着,将茶一口闷下。“哎,说不定哦,要是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灵儿好好把握就是了!”诺凤见此,也不忍心秋灵这般伤感。毕竟她比自己还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裕丰镇的青年才俊很多,灵儿要真的想要的话,伯父肯定能帮你安排好的!”“诺姐姐……”秋灵脸一红,转头,嘴中却是不屑,“诺姐姐你看这偌大的裕丰镇,哪有什么青年才俊呀,都是一群附庸风雅的二流子!”秋灵说着,指着底下的街道,诺凤仔细一看,顿时笑了起来。“不错不错,灵儿的眼光果然很是犀利呢!”说话间,从对面的酒楼中走出了一人,而瞬间,诺凤便察觉身边的秋灵身子一惊,整个人瞬间站的笔直。惊疑地抬眼看去:“灵儿,你怎么了?”“诺姐姐……”秋灵羞涩地往下面看了一眼,很快便缩回了头,一脸红晕满布,咋看之下,诺凤都不禁疑惑了,难道真的是桃花朵朵开,小妮子动情了?这么一想,诺凤直接伸出头看下去,果然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原本普通至极的人群里,一声浅蓝色衣袍和一个深褐色绸缎衫的人影矗立,仅仅从背影上看就鹤立鸡群,诺凤不禁瞥了一眼秋灵,眼中饱含深意:小妮子行啊,这才多久,就瞄中了极品!“是他们吗?看起来不怎么样嘛!”诺凤见秋灵此刻的脸红的能够滴血,这才笑笑重新转向下面,而街下边,似乎是心有灵犀,那深褐色绸缎衫的背景转过头来,一个看似面熟的脸蛋显露了出来,诺凤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人有点熟悉呀,难道是那个相熟的人家的公子哥儿?“诺姐姐,你看出来那人是谁了吗?”秋灵这时也探出了头来,微微瞄了一眼底下的人,随即便又缩了回来。这样的动作,让诺凤不禁莞尔。而秋灵却是浑然不在意,又伸出了头来,这回缩回来的,却是满脸的失意。诺凤望下去,顿时了然,那两人已经遁去,不知道在哪儿了!“灵儿,你看重了哪一个了?诺姐姐帮你掌掌眼,要是合适的话,直接跟伯父说了,咱们立刻请媒婆说道说道。”诺凤揶揄着,心中却是浑然不在意,如同开玩笑一般。她与秋灵一直在这条街上混着,见识过的男人不知几何,所以并不如同那些养在深闺中的女子一般盲目,秋灵此刻的表情,虽然有点心动。但诺凤相信,秋灵是个和自己一般理智的人,不会轻易动情!“诺姐姐,你太坏了,灵儿要跟诺伯伯告状!”秋灵红着一张脸,愤恨地走到桌边,将茶杯放下,“只是,诺姐姐,那人长得太好看了!”秋灵支起左手,撑起下巴,右手把玩着茶杯,这副面容,让诺凤神情一滞,事情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呀,这灵儿难道真的动心了?“灵儿,你究竟看中了哪一个?”诺凤认真地神色让秋灵不禁捂住了脸,许久之后才缓缓打开。“是浅蓝色衣服的还是深褐色衣服的?两人背影看起来都是器宇轩昂的,诺姐姐看都不错!”诺凤看着秋灵,却见她扭捏了几下,这才终于吞吞吐吐地说着:“是,是那个,深褐色的!”诺凤点头,是那个有点熟悉感的人呀!“看起来有点熟悉,不过灵儿,裕丰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知道那人的姓名,你要找起来,可得费一番功夫呀!”诺凤一点都没有嘲笑的意思,反而开始为灵儿打算了。身为闺中密友,她自然是希望灵儿找到一个属意的郎君,也不枉她一直陪伴在身边。“这个不用担心,诺姐姐,你忘记我老爹是做什么的了!”秋灵一提起这个,立马拍着胸脯。“可是,灵儿你确定现在就跟秋伯伯坦白?”诺凤盯着秋灵,见她脸忽然煞白,然后懊恼地俯下身子,将头趴在手臂上,这才不禁笑着:“好啦,灵儿,你毕竟还小呢,离秀女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不用那么着急啦,就不信,你查不出来那人是谁!”诺凤安慰着。“只是,灵儿,你要记住,那人无论皮相再怎么好,一定要人好,你才能嫁过去,知道吗?”身在商贾之家,看过了为钱而衍生的众多生离死别,诺凤有点太过于理智了!不过诺凤相信,自己的理智对于秋灵来说,是好事。“秋姐姐……”秋灵立马不依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说这个,好歹也要先知道对方到底是何许人也呀!”秋灵不笨,立刻找到了关键点,而诺凤点点头。看秋灵如此,她倒是也放心了。“好啦,走吧,看灵儿这番模样,显然那人走了,灵儿也是一点兴致也没有了,不如诺姐姐还是先送你回知府府吧,这日头渐大,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久在深闺,被大日头晒到可不得了,不仅皮肤要黑,说不定还会被晒伤呢!诺凤起身,叫来小二,结完账之后拉起魂不守舍的秋灵,一起走出了茶楼!“灵儿,走啦,赶紧回府吧,不然以后秋伯伯可不会这么纵容你的!”诺凤警示着秋夜的略微无情,但是身为灵儿的挚友,诺凤对于秋知府严格管教秋灵倒有些羡慕,这样严格的家教,自己的父亲一直都没能做到。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其实也是秋知府太过在意秋灵而已!一说到这个,秋灵立马回神了!诺凤不禁笑笑:“小妮子,还没有被迷了眼嘛!”揶揄的话止步于知府府之前,看着秋灵抱着衣服进了府中,诺凤这才转身,朝诺府行去。想起秋灵这小妮子居然真的动春心,诺凤不禁咧开了嘴。只是这一想,又让她想到了自己现在依然心无所系,即将十三岁了,明年秀女大选时,自己就是及笄了,到时候要是没有订婚被查出来的话,那就是欺君大罪。诺凤不禁身子一颤,为自己的将来担忧了!不过转而一想,这凌风国如此之大,皇帝该不会将视线全部放在这小小的裕丰镇中吧,这么一想,心也渐渐放了下来。想到今日在锦绣阁中看到的那些衣服样式,诺凤不禁嘴角上扬,每次去锦绣阁,自己总是有所得,那些新式的绣样,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是了,今日就回去试试自己能不能绣得出来!这么想着,诺凤走路的步伐越来越快,而步子也是越来越欢快!一日悄然过去,诺凤浑然不知道,她的闺中好友秋灵已经忙活起来,甚至不惜求到了一向严肃的管家身上。当然,找对人办事,效果是惊人的。正当诺凤抱着被子陷入沉睡之中时,却感觉自己的身子摇摆不定,睡梦中,自己置身于孤独无依的独舟上,周围一片黑漆漆,耳边传来了熙熙的水声,而独舟却突然摇晃了起来,诺凤忙用手紧紧抓住独舟的两边,生怕自己掉进水中,她可不会泅水呀!可这时,一声大吼袭来,独舟似乎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倒掀了起来。“不要!救命!”诺凤喊着睁大了双眼,忽然一愣,原来是做梦呀!猛地擦了擦额际的汗水,诺凤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想躺下去继续补眠的时候,身后却被人挡住了,疑惑的转头,撞进了秋灵那一副惊喜的双眸中。“灵儿?这么一大早的,你怎么来了?”话说,秋伯伯也允许秋灵这么早出门吗?什么时候该规矩了?“诺姐姐,我查到那人是谁了!”秋灵见诺凤醒了,立刻兴奋地宣布着。“嗯,查到了呀,恭喜啦,那赶紧叫秋伯伯找媒人呀!”诺凤说着,拉起被子又想钻入被窝中,睡梦中被打扰的她怒气正盛,要不是知道眼前的人是秋灵,恐怕现在就会发飙。偏偏此刻的秋灵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嘴里依旧唠唠叨叨:“诺姐姐,你欺负人家!”欺凌瘪着一张嘴,很是郁闷地坐在床边,使劲拉着诺凤的被子:“诺姐姐,你听灵儿说啦,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人是谁吗?”“不想!”诺凤几乎下意识想答着。可是转而一想,顿时投降了。要是自己真的这么说的话,估计秋灵能立马掉下好多金豆子,这小妮子,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自己还是温柔点吧!想到这儿,诺凤很是委屈自己地张开了双目:“灵儿,说吧,那人到底是谁?”秋灵见诺凤终于又睁开了双眼,这才洋洋得意地正襟危坐:“管家告诉灵儿,那人也是裕丰镇的人,说起来,他和诺姐姐你关系应该挺好的哟!”和我关系挺好?诺凤想白眼,但碍于是秋灵,忍住了!“灵儿,直接说吧,你知道你诺姐姐脑袋不好的。”诺凤直接开口着。“那诺姐姐,灵儿说喽!”又是一句废话,诺凤郁闷地在心中呐喊着,而抬头的时候,眼中含着一丝好奇。“我听管家爷爷说,那个人和你们诺家一样,也是出身商贾之家呢。而且,他姓向哟!”秋灵显摆地说着,又强调了一句:“姓向哟,诺姐姐应该知道是谁吧?”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着,诺凤只觉得脑袋发疼。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姓向的,而且是做生意的,那么在这裕丰镇中,只有一向和诺家作对的向家了,而向家,只有唯一的独子,父亲常说,向家只此一人,敌得过诺家数十精英,可见那人的厉害。只是可惜,诺凤对于这位传说中的“敌人”,一直未得缘相见。只是三年前,远远得以一观,但是年岁久远,很快便忘在脑后。这下子被秋灵逼迫地从记忆深处将向南这个人拉出来,颇有些吃力。“小妮子,你是找死是吧?那向南明明是我的死敌,死敌!”诺凤忍不住重复了一遍。

相关内容推荐:

不会飞的鸟

编辑不会飞的鸟点评:

《薄命皇妃》故事情节不说,人物描写太儿戏了。作者还是年轻了点。不懂成年人的世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薄命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