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无敌神帝主角叶凡江在线试读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文典小说网

超级无敌神帝

超级无敌神帝 连载中

超级无敌神帝

时间:2020-08-14 07:17:35 分类:玄幻 来源:落初 作者:超级星星 主角:叶凡江

主角叫叶凡江的小说是《超级无敌神帝》,它的作者是超级星星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家逢灭门巨劫,孤苦流落在外。几经际遇,终成一代神帝

...

精彩章节试读:

日挂高空略偏西,在一条小路中两个人影行走,仔细看原来是一人一狗,黄色小狗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后面的人蹒跚前行,身穿深蓝衣衫,偏僻小路前出现了小镇。

“找到有人的地方了,前面有个小镇,终于可以饱餐一顿,好饿啊”叶凡有气无力道。十数天的森林跋涉加上四天来的荒芜徒步,绕是叶凡修为高真元充沛也不能当饭吃啊,身上的深蓝衣衫都秽迹斑斑了。

“食物,食物,小镇我来啦,这次可以给我饱腹了吧”小福兴奋道。

叶凡瞪了小福一眼道:“小福你和我一样四天都没吃东西,为什么你还能这么精神”,叶凡和小福早在四天前走出了森林,但森林外面一片荒芜,一个人都没,直到现在一人一狗才见到一个小镇,在荒芜之地怕不是步行了有七八百公里,期间动物食料罕见,造成叶凡现在鸠形鹄面,反观小福一路肚皮嚷嚷但就是没有受饿的痕迹,小福身上的肉从第一天见到他时就一样毫无变化。

见小福不作答,叶凡想着想着突然怒道:“你只畜生明明是神兽之体,根本不用作食,每天有足够的灵气吸收就可以生存,是因为贪食才整天嚷饿吧”

“呵呵,呵呵……”小福的回答。

叶凡举起拳头就向小福跑去,小福见状直往小镇冲刺,一人一狗就是这样狂奔小镇而去。

小镇方圆三百丈左右没有城郭因为是小镇而已,叶凡沿着小路走到镇前,见到一个石碑矗立,石碑一丈高半丈粗,是灰褐色的岩石,刻有“昶龙”两个大字。没有多加停留,小福和叶凡就向镇里跑去。

镇内房屋林立,多数房屋都是用大石堆砌成,也不乏木屋,青砖碧瓦只是少许,街道中人们全都热热闹闹熙熙攘攘,不少大汉吆喝攀谈。叶凡没有多理,小福更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一间食肆,“嗷嗷”数声就要向食肆冲刺,叶凡立即从后面伸手捉住小福的颈部,像捉小狗一样拎起来,不是像小狗现在小福的确是小狗一只。

“叶凡你做什么呀?别阻碍我吃东西”小福嚷道。

叶凡一巴掌拍落狗头,小福“哎呦”一声不吵了。

“嘘,你现在是一只狗啊,哪有狗会说话的,做回狗的本分别说话,不然被人看到一只狗会说话可是麻烦,所以别给我添乱”叶凡小声道。

“我才不是狗,是饕餮,是神兽”小福反驳道。

叶凡瞅了瞅小福,再用手捏了捏小福的皮毛,戏谑道:“我怎么看,你就怎么像一只狗”叶凡还特意摆出一副“你是笨蛋啊”的表情。

小福“嗷嗷”直叫抗议。

“还有你要去吃东西你有钱币付账吗?”叶凡问。

小福愣愣道:“什么是钱币?”

叶凡被小福打败了,这根本是养尊处优惯了,以前自己在家钟鸣鼎食的时候就知道钱币用法,这小福万年前都不知道是怎么生活的。

“跟我来吧”叶凡很阔气道。因为在叶凡离开的时候无良师傅一改平时懒惰性格竟然慷慨的给了叶凡不少钱币。

走进餐馆,现在不过是申时,举目一看这店生意好得出奇,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吵吵闹闹的,不大的餐馆内有十数桌子摆放着略显狭窄,原本想着餐店里这么多人一定没位的了,但眼睛一瞅角落处刚好有个桌子空的,叶凡现在已经饿得发慌,见到有位就往那跑。

刚坐下位子,叶凡立刻感觉到餐馆里齐刷刷的目光都聚焦自己身上,叶凡也开始有点奇怪餐馆里这么多人,有些人还要站着,但自己坐着这张桌子就是一个人都没有,隐约间叶凡听到周遭的人窃窃私语道:“这个少年是谁呀?竟敢坐那个桌子,是不是他们的人怎么没见过,新成员?……”,虽然奇怪人们的反应,但饥饿压倒了一切,小福更在叶凡身边“嗷嗷”直叫,旋即跳上长椅,狗头耷拉在桌子,期盼着大鱼大肉。

小二走过来用奇怪的眼光瞟着一人一狗,叶凡没有多想,因为他正想着吃什么好,叶凡也是第一次自己来餐馆这样的地方,也不甚清楚人们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奇,看看自己也没有不妥啊。

通过小二的介绍叶凡点了不少烤羊、烧鸡、炖牛肉等大餐,叶凡打量着四周的人,见叶凡望过来人们都把目光收回,餐馆里差不多全一色都是大汉,多数都是光脖子容貌彪悍的人,容貌还凶神恶煞多数人脸上身上都留有大大的伤疤,而小孩妇人一个都没有,老年人只有一两个在,但就连老年人都是粗声粗气老当益壮的那种。

很快四周的人们对叶凡失去了好奇,继续觥筹交错酣饮淋漓,高声吵嚷。

不得不说餐馆生意兴隆定有其道理,就拿上菜速度可见,叶凡点菜不到一盏茶时间,美味佳肴就来了,一人一狗眼瞪瞪的看着一碟一碟的大鱼大肉,哈喇子不自觉“滴答滴答”的流下,小福第一个撕扯出一大块羊肉吞咽,它现在前腿爬上桌子,后腿站立,小爪子不断把桌子上的大肉佳肴往嘴里送,叶凡也管不上小福,右手拽羊腿,左手就扒猪腿,吃的不亦乐乎。

四周的大汉不知几时起又被这奇怪的一人一狗组合吸引住目光,他们见过饿鬼投胎就是没见过饿狗投胎的组合,大汉们见叶凡任由一只小狗海吃鲸吞,不由都甚是奇怪。小福也不怕别人看由得他们看,自顾自的大吃大喝起来,叶凡连人们的目光又重新聚焦而来都不知道,只是猛将桌上的食物往嘴里灌碗里的白饭不停扒。

直到叶凡把桌上的食物全部歼灭,肚皮鼓鼓不时还打个饱嗝才停下来,但小福还是一如既往的海吃,叶凡现在真的怀疑小福的肚囊是有纳须弥于芥子的能力而不是他所说的消化能力。

小福见桌上的食物吃光了,对着叶凡瞅瞅眼珠转动示意,叶凡阔别了九年的荤食如今再次品尝还吃得心满意足,心情好得很连带对待小福也慷慨起来。

“小二,再来一桌”,也是不到盏茶时间满桌都是美味佳肴。叶凡已经吃饱了没有再吃,看着小福大口吃四方,自己就拿起茶碗在品茗。

终于叶凡发觉四周吵杂的声音不知几时起稀落,举目四看人们的目光都在打量着自己和小福。叶凡也没有多想,认为这只是好奇心,毕竟这么能吃的狗可是很少见。

也不知道小福吃了几桌终于隆起鼓鼓的小腹,躺在地下打嗝,现在也到夜幕时分了,叶凡也要去找落脚地方,唤来小二结账。

“客官盛惠五个金币”

元明大陆都是通用钱币,换算如一金币=十银币=百铜币十进制原则。钱币一律都是直径两公分薄如指甲,金币之上还有晶币换算是,一晶币=一百金币,可知晶币名贵稀罕一般都是大富人才能用得上晶币,晶币不同金币等扁薄,因为晶币是用钻石晶体等数种坚硬物质制成,其晶币形状椭圆,外眼可看到晶莹剔透散发着荧光。

“什么五个金币”叶凡虽然深居简出不谙世事,但这点钱财货价他还是多少知道的。就算小福吃得再多也不是这个价吧。

当即叶凡瞪大眼道:“你们餐馆是黑店啊,才吃这么多点东西就收五个金币?”

听到叶凡的责问餐馆里的大汉又一次窃窃私语起来。

小二愣愣的,他想不到还会有人说这里食物贵是黑店,当即请来掌柜。掌柜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身上带有一种肃杀之气,走到叶凡前,叶凡不自觉的戒备起来。

“小兄弟,这里的一向是收费高的,你不知道吗?难道说你付不起?”掌柜用他的嗓子嗡声道。

叶凡掏掏自己的囊袋,里面只有十五个银币根本不够付。

“五个金币我的确付不起,你们别仗着多人就来坑我”叶凡辞严义正道,现在自己本事高也不怕他们动手。

“既然你是这桌子的,现在付不起就赊账先吧”掌柜平和道,他也不为叶凡付不起帐计较反而还给赊账。

叶凡当即楞了一下,他在这人生地不熟人家这样都给他赊账,心想:“事有跷蹊”,不过叶凡还是顺了掌柜的意,他既然给赊账就赊吧,自己又不是吃亏。

“好吧”说完叶凡就拎着小福,急冲冲的往外走。

叶凡不知道的是他走后,餐馆里的大汉冲着掌柜道:“老刘,那小鬼还不知是不是这桌的人呢,你就这样给他赊账了,不怕有赊无回吗?”

“这五个金币我才不在意,他既然在这张桌子吃了东西赊了帐,那就是这张桌子的人负责”老刘很是无赖道。

“高啊,高啊,竟然想出了这招把戏,看来昶龙镇是有戏看了”不知道是谁道,餐馆内的大汉们同时“嘿嘿”笑起来。

酉时,夜幕初临,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回回,镇子里华灯初上,大道周围的店铺披上萤微灯光,餐馆、食肆、酒馆等人声鼎沸。

叶凡和小福行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正觉奇怪这里好像比白天时还要多人,全一色都是和刚刚餐馆里的大汉差不多的人,都是身体雄壮,赤身露体,身上带有伤疤的也不少。

一路上都有不少大汉打量着叶凡,他们对一个少年竟然自己行走这里感到怪异,但大汉也不想在这里惹是生非显然有所顾忌,也就没有向叶凡接触过。

叶凡正在找客栈过夜,数天来自己和小福一人一狗在森林度过的深夜还有在荒芜大地上餐风饮露的确令他们俩不好受,今天终于找到人住的地方,既然能在夜幕前找到这个小镇当然要好好的睡上一晚以慰劳自己。

不知为什么现在的小福特安静乖巧没有吵闹,静静的跟着叶凡,可能是为叶凡能给他品尝到刚刚的佳肴而卖乖。

“前尘后世,因果定律,福缘祸患皆在一签内……”

行走在街道中的叶凡突然听见这句话,前行两步转过头向幽暗的小巷看去,小巷在夜幕下显得阴深深的。幽暗中叶凡依稀见到一个白发老人。

不知为什么叶凡突然有种好奇心要进去看看,于是举脚踏步进小巷去。

“知天相命宫,测命理运势,晓趋吉避凶,道尽尘缘种种……”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凡两三步就行进了小巷,举目一看,身前一个耄耋老人,老人稀疏的头发,下颌留有尺长胡子,须发皆白,本以为行将就木的老人,但定睛一看,老人脸上容光焕发面容上根本找不到皱纹的迹象,眼神炯炯生辉,身材不高,略显瘦小,但就是腰背挺直一点都没有驼背的倾向。小巷内摆有三尺长两尺宽的案桌,案桌上放有一桶竹签,旁边插有小旗,旗面两个篆体字“天命”显得大道深奥,老人就坐在案桌后的小板凳。

看到返老还童的老者叶凡已经认定他是世外高人,当即向前卑谦道:“前辈你好”

小巷中的老人见到叶凡前来一点也没有奇怪,好整以暇的打量这眼前的少年好像早已经知道叶凡必定会来一样,对着叶凡颔首点头,老人案桌前还有一张板凳,示意叶凡坐下。叶凡有点拘谨,他从老人的表现感到高深莫测,乖乖依指示坐下。

“小兄弟,不知有什么老夫可以帮到你呢?老夫占卜命理,测因缘果报,天星命宫样样皆通”老人道。

听到老人的话,叶凡心中憋了很久心事浮现,用颤抖的嘴唇问道:“前辈可知我父母建在?他们人在那里?”父母的生死始终萦绕于叶凡心中,那时虽然年纪小,但从家门被破他就知道叶家将不再复存,心中唯有对父母的生死抱有希冀。

孰料老人的回答是:“不可道,不可道,天意如此,有缘自会相见”

“为什么……?”叶凡急问,但老人一点回应都不给他,自个自的双目闭合抱守元一装作高深。

“既然前辈不说那算吧,我也没有其他事需要帮助,就此别过”叶凡沮丧道,起身就要走。

“慢着,让我看看小兄弟面相,权作相遇之礼”老人道。

叶凡想着反正也没要事,就让前辈看看也不打紧,旋即对前辈的身份好奇心想“到底是何许人呢?生得如此仙风道骨一派名宿隐士风范”。问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老夫隐世多年,就算道予名号小兄弟,料小兄弟也不知道”老人委婉拒绝道。既然老人家不肯道予叶凡姓名,叶凡也不免强,正襟危坐等着老人批命。

老人用他神光熠熠的眼睛注视叶凡的脸片刻,认真道:“小兄弟,我从你面相看得出,你命宫主星为紫微斗数十四主星之一的“天机星”,凡有天机星命理之人,多为天资卓越,耳聪目明善辩对错,但福祸相连,多愁善感,悲喜难料,善恶皆在一线中也是其本质,所以小兄弟切记要好好的认清自己别被一时意气所纵”

见老人竟然能但凭眼目就能看出自己的命宫本星,而且还侃侃而谈的臧否命理,叶凡深信眼前的老人必定是不世高人。

想起在神秘森林的九年,自己就是跟柳姐学星相命理、穴道针灸甚至连普通人的四书五经也学习,但自己在玄学、医道这方面都兴致缺缺可以说是不学无术,也就不清楚自己命宫主星是猴星猴月,不过听柳姐说过要看出一个人的命宫星相可不是容易事,特别是看炼气士的天相,越是厉害的炼气士就越难看出,因为炼气士修炼是吸收天地灵气,灵气为天地孕育,人吸收灵气入体炼化成元气但本质还是天地间的气,气在人体内会和天地间的气互相呼应造成一个天然屏障把炼气士的命相掩藏。所以连柳姐都看不出自己的命宫主星,练气士只有从自己心眼方可轻易看出自己本宫星相,而自己对这些兴趣也不高就从没深入研究过。

=奇=“多谢前辈提点”叶凡恭敬道,起身就要走,叶凡还想着要投栈,他可不想再次席地而睡。

=书=“且慢小兄弟,老夫观你眉宇暗红天生,隐约含苞待放看来桃花运异性缘都不错噢,但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还是未知之数”老人隐晦道。

=网=叶凡想走的脚步被老人的这句话吸引住,终没有走再次坐下来。问道:“桃花劫桃花运?”

老人捋须颔首道:“还有观你气运大势,近来怕是有一小劫数要来了,我这里有一个锦囊可助你逢凶化吉”说完掏出一个红色锦缎做成的锦囊摆在案桌上。

叶凡也不客气,伸手在桌上拿走锦囊就往口袋里揣。

“盛惠十五银币”突兀的一句从老人嘴里道出。

“前辈这个要钱的?”

“当然,这个锦囊可是能解你劫数,十五银币应该很值得”

叶凡也不计较钱财了,既然这个锦囊能解自己劫数那破财挡灾也是可以的,叶凡付了钱便走出小巷。

须臾叶凡才想起自己全副身家就得十五银币现在全用了,那现在不就是一穷二白了吗?还那里有钱投栈啊!

打开锦囊看看前辈给什么能让自己化劫的,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这句废话。

“小福,我是不是被人骗了?”叶凡问。

“是吧”小福的回答。

当下一人一狗跑回小巷,但已经人去巷空了。

——————————————————————

“老大,有个少年带着一只狗当着十五寨的人面前在我们的桌子大鱼大肉,这分明是不把我们“螟蛉”看在眼内,是羞辱,还有吃完后没钱付,在我们的桌子那赊账,现在刘掌柜把那笔帐算到我们身上了,这简直是……”一个身体雄壮凶神恶煞的大汉喘气怒道。他鼻大口宽,浓眉大眼,身体黝黑,衣衫都是粗布麻衣一副野人作风。

夜已深但这里灯火通明,宽敞的大厅四周都有点亮油灯,全是用纱罩盖着,天花板上还有吊灯照明。大厅两旁都摆放着不少东西,红檀木制的椅子就有十张分两边放一边五张,两旁各还摆放着三张案子,上面陶瓷花瓶琳琅满目。

厅内只有两个人,身体雄壮的大汉站在大厅中对着坐在大厅首位的老大说话,大汉身前一丈处有三个梯级,在上面有张紫檀木制长榻,榻长六尺,榻上有一个样貌清隽的中年人坐着。

中年人没有像大汉般蛮横的肌肉,体现出一身匀称健美,头上的长发被纶巾挽着,身穿青衿长袍一脸正容,眼神中散发着犀利锐芒。比起“老大”这个称呼,中年人更像文士。

中年人用浑厚的声音道:“哦,有这样的事?”

大汉阴鸷道:“老大等厉雄亲自去把那小子捉回来,慢慢拷打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人敢在我们螟蛉的桌子耍赖”,说完就转身出去。

“厉雄说了你几次了做事别冲动,我们同一般山贼不同,我们螟蛉有自己的规矩”中年人训导道。

厉雄摸摸自己的脑袋道:“老大,我这不是给你汇报了先嘛”

“恩,的确比起以前独断独行的做事风格进步了”中年人不咸不淡道。显然对厉雄的表现还不满意。

“那老大现在怎么办,难道对那个少年置之不理吗?”厉雄憨憨的问。

中年人沉吟一会道:“对不把我们螟蛉看在眼里的人当然要教训,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被其余十五寨的人拿笑话,但事情还不清楚前还是要对那少年多加小心,现在你去招集兄弟用老方法把人捉回来”

“是,老大”厉雄道,转身就向外走去。

中年人的名字叫“任道远”是螟蛉山贼团现任老大,螟蛉在山贼世界盛名已久。他们有别于普通山贼有自己的规矩,螟蛉建立已有二百多年历史,虽然人数从没有上万,但胜在螟蛉之人全是精英高手,隐约间螟蛉已经雄踞山贼第一团的宝座。

——————————————

另一边,寅时

叶凡和小福最终还是露宿野外,幸好他们在镇里找了个空置的草棚,在草棚下盖着禾草睡,像叶凡这样到达质花期的高手根本不用怕风餐露宿,只不过是难熬点而已,这方面不得不说叶凡天资超卓以十六岁之龄修为达到质花期在修炼界中平均都要三十岁才有如此成就。

正睡得酣畅的叶凡鼻子抽动中嗅到了一种淡淡的香味,睁开眼睛,突然又闭上。

草棚外走出了五人,其中一人道:“看来不过是个普通人啊,怎么就有胆子向我们螟蛉挑衅”

“别管了,带回去慢慢审问先”一个雄壮大汉道,此人正是受命捉人的厉雄。

“这只小狗怎么办?”

“一并带走吧,听说这只小狗吃的分量比这少年还大”

叶凡悠悠醒来,发觉自己双手被麻绳束缚在腰背,全身无力瘫软,躺在冰凉地板,地上潮湿,入眼灰暗看不清。叶凡精神有点混乱,先是一片茫然,然后突然惊醒,他记得自己熟睡时闻到一阵幽香,一身冷汗不自觉涔涔而出,他知道自己被人下了迷药捉住了。

幽暗的房间里,叶凡慢慢坐起来,动作有点生硬,心道:“这是什么迷药,很厉害啊,自己竟然毫无所觉就中标了”以前叶凡在神秘森林里跟师傅修炼时也曾经涉猎过迷药,他师傅是怕叶凡对这些江湖学术不甚了解容易被制,所以特意让叶凡学习的。

想当年叶凡的师傅也够狠的,为养成叶凡的警惕心,在他饭菜茶水中不时放上一两包巴豆粉或迷魂药,叶凡当年可是中了不少标啊,中了巴豆粉,叶凡就得在茅厕蹲,中了迷魂药就得在床上呻吟,多数时候都是师姐配解药给叶凡救命,无良师傅只会下药不会解药,当年叶凡可是每过两三天定会被这些药物放倒一次,但随着身体慢慢对药物的适应,竟然无意间养成了免疫力,之后普通药物对叶凡影响都不大。

叶凡现在明白自己身中的迷药不是普通货式,幸好还记得当年中了迷魂药、巴豆粉时师傅所传授的解药方法,当年因为自己功力低微这个方法就用不上,到后来身体自然免疫力就能扛得住药性所以也就没有多加练习,也不知道行不行。

盘坐在潮湿阴凉的地板,闭上双目凝神专注,因为双手被束在背后不能合掌配炼,叶凡也得将就将就伸开盘坐的双腿,两只脚板底粘合,合脚配炼。

心中默念晦涩的口诀,体内元气被迷药压制,现在筋脉气道都被封元气只剩余平时的一成可用,调动元气顺着自己意志的方向流动,在丹田聚集,顺流而下进入气海,过了气海汇入右腿筋脉,叶凡现在满头大汗,汗珠滑过脸颊滴下胸口,背部也汗流浃背,身体被药物所制,元气不同平时可以随心所欲畅流于身体筋脉,现在就像拓荒者攀爬陡峭山峰一样一步步的开凿道路。

叶凡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时间终于把右腿中被药物所制的筋脉打畅通,这样的过程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跟师傅修炼时做的压腿拉筋,那时候叶凡也是承受着痛苦一点点的做起来。右腿畅通无阻,继续控制着元气汇到涌泉穴,涌泉穴位于人体的足底部,卷足时足前部凹陷处,约当第2、3趾趾指缝纹头端与足跟连线的前1/3与后2/3交点上。

叶凡把元气从右脚涌泉穴渡出再汇入左脚涌泉穴渡入,同右腿一样,左腿也要把筋脉打通。叶凡心里默默计算这次打通左腿用了一个时辰,那么打通右腿时怕且也是差不多时间,用了两个时辰才能把两条大腿打通被阻隔的筋脉气道。

双腿打通后叶凡没有把元气汇去其他地方继续,而是在抱脚的右腿和左腿不停的打转绕圈,神识依照口诀稳稳的控制着元气,慢慢的身体内的迷药药力开始溃散。

一个时辰后叶凡站起来,身体散发着白雾,睁开双眼一道神光射出随后消散,额头和身上的汗水都被清除干净,低喝一声,束缚着双手的粗大麻绳就被震碎纷飞。

现在叶凡灵台已经恢复明朗,真元能够动用九成。望着四周幽暗的墙壁,这里明显是一个地窖,完全没有窗口,地面潮湿,感受着这里寂静的空间和以前师傅摆放自己醅酒的地窖一样。因为能动用真元叶凡的眼睛在这幽暗的地方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一百平方米的空间,地上有些禾草,四面墙壁均嵌有手臂粗的锁链耷拉着,墙边还有一个铁制的台子,台子摆放着一些刑具,从地窖里的空气中叶凡嗅到一些血腥味,显然这里是一个刑房。

往地下一看一只黄色小狗趴在地上四腿张开,原来小福就在自己身边,叶凡忙蹲下摸摸小福的身体,检查小福有没有受到伤害,这样的神态表明叶凡对小福还是相当关心的。

四腿张开趴在地上的小福,显出享受的神态,嘴角还挂有涎水,仔细听能听到轻微的“呼噜呼噜”

“小福,小福……醒醒啊”

现在叶凡捉住小福的两只前腿拎起来摇晃着。

“干什么啊,本座睡的正香呢,大餐的时间到了吗?”小福迷糊道。

叶凡被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愣住了,旋即放下小福,绻起手指关节当下就在小福额头敲下。

“哎呦”小福再次用两只前腿抱住脑瓜。

“你别跟我说,你一直都在美滋滋的睡觉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了啊”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哎呦”当下又受了叶凡爆栗。

叶凡对这只所谓的神兽完全失去了敬畏,既然他说自己不过是失去了力量,食量只是大了一点,叶凡完全不计较,但现在身陷囹圄,这只所谓的神兽还懵然不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叶凡现在心里嘀咕:“当初师傅把小福送我,肯定没安好心”

——————————————————

神秘森林中,一间茅庐内,有个老人站着,后背佝偻,满脸褶皱,下颌留有一撮山羊胡子,头发多半花白,眼神却炯炯有神。

“哈秋”老人打了个喷嚏,走出房间望着西边天空,现在正值日落时分,西边霞光万丈,天空中的云彩均被其渲染,形成一副如诗如画的美景。艳红的浮云,良禽飞过留下婉约啼鸣,橙红的太阳有小半边落入深山中,夜幕降临。

“那小子肯定是在想念我了”老人自言自语道。

“老头又在发什么神经呀”一句悠韵之音响起。

佳人从隔壁的茅庐中步出,乌亮秀发上一个发髻,用青竹做的发簪插着,一袭青色衣裙,晶莹剔透的脸上从未施过胭脂粉饰,明亮的眼瞳黑白分明,挺翘的俏鼻,红桃小唇,一切仍是如此朴素如此靓丽。

老人先瞪了她一眼道:“天弘走了有十多天了,不知道他现在怎样呢”

“嗯,不知道小鬼有没有好好吃饭,平时就笨笨的,现在出到去肯定没好果子吃”佳人淡淡道,神色间多了分关心。

“那小子的事,就由得他吧,之所以这么早就要他出去历练,就是要他受苦,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事宜早不宜迟”

佳人没有说话看似是认同老人的话。

“好了,人都走了,我们也不用撒操心,还是为自己的胃操心吧”老人很是无良道。佳人白了他一眼。

——————————————————————

人影闪过,身后跟着一只黄色小狗,人影躲在幽暗的小巷中小狗跟至。

“小福嗅到我们来时的路吗?”叶凡问道。

“你把本座当什么了,竟然要我学狗一样嗅气味”小福威严道,但一只小狗就算摆出多么庄严神圣的样子,外人也只能当他是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拿你尊严来”说完叶凡就作势拿出拳头要揍狗。

小福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倍感心酸,但性格欺软怕硬摄于叶凡的淫威也是没办法的事。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不停的在地上嗅来嗅去。

须臾还真的被小福闻到他们被捉来的路,叶凡手里攥有一根木棒,是从地牢里拿的,在打开地窖门后还打翻了一个看守的人,当时叶凡已经感应到有人在门后,他使用元气震断了门闩,趁其不备一棒对准那人后脑,“扑通”看守的人已经打昏了。因为叶凡阅历不足当时没有想到审问那人为什么要捉他还有路怎么走,便径直向外走去,向外走了一段路,转了几个巷口,叶凡才发觉自己不认识路,这时才想起审问,当即回头走,不过为时已晚,轮值人员知道了守卫被打翻了立即通知所有人,现在叶凡可是过街老鼠一般左藏右匿。

叶凡借着夜幕沿着墙壁向小福指出的方向走去,蹑手蹑脚唯恐被人发现,听到不少脚步声四起,叶凡知道那些人是要捉自己的,心里暗忖“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好像从走出森林到现在还没得罪过人呀,接触过的人就昨晚的老人,是老骗子才是,都是那老头,害自己要睡草棚,现在好了还兼被人绑架,都是那个死老头害的”叶凡对昨晚的老人恨的牙痒痒,“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这句话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吗?一句废话就要了自己全副身家十五银币。

心中一个警兆,叶凡神识追寻,他知道有人在窥探自己,但任叶凡如何搜寻都找不出那人的位置。

事不宜迟,也不管被追寻自己的人发现,大步向前冲去,小福紧随其后。

“人在这”不知那个大汉声音像铜锣一样响起,“唰唰”声中周遭的人都赶来。

叶凡刚刚走出了巷道,入目一看灯红酒绿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心道原来自己还在镇子内啊,叶凡没有停下脚步走在大道上,心道:“这里这么多人在,那些人应该不敢明目张胆来捉自己”

世事难料,叶凡还没走出百步前面就有十数个大汉拦住他,大汉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还手持刀剑凶器。后面也有十多人堵截。

“小子本事蛮高嘛,想不到你中了我们的“魂香散”还能若无其事的跑了出来”十数人中一个样貌比较精瘦的汉子道。他心里也在打鼓“依照魂香散的药力就算像老大这样的高手没有解药也要两三天时间身体才能动,这个少年半天就能行走自如,事有蹊跷啊”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叶凡问道,小福在旁边朝那些大汉龇牙咧嘴“嗷嗷”乱叫,惟恐天下不乱。

“先捉住他”精瘦的汉子命令道。

叶凡就算心性多么容忍和气现在都气的肺都炸了,自己明明什么事都没做过人家不容分说一来就直指要捉自己。还当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一样任人鱼肉,昨晚如果不是一时大意中了他们的什么魂香散,那容他们轻易捉住自己。

“你们别欺人太甚,捉我?还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叶凡现在是艺高人胆大。

大街上的闲人现在都退避到一边去,但都没有走远皆是推到五十丈的距离而已,他们都是伸脖子遥望着,像是等看戏一样。现在宽有五丈的街道空置出来的地方只剩叶凡和小福站在路中间,两边就是凶神恶煞要捉他的人。

五十丈外遥观的人他们都是五大三粗身体雄壮,身高都是两米上。他们在有说有笑完全不忌讳离他们五十丈外剑拔弩张的情势。

“我就说那小子不是他们的人,老三这次你输了,是你自己说一赔三的,可别耍赖”

“有热闹看,看来要开打了,看不出那少年能耐这么高,惊动了螟蛉三十人呢”

“这次我是输了,但你敢不敢再来赌”那名老三道。

“赌,当然要赌,那赌什么先?赔率如何”这个一听就是赌鬼。

“这次就赌那名少年能放翻多少人……”老三道。

“好”

“我们也来下注”

“……”

相关内容推荐:

古马

编辑古马点评:

看完第一章就知道给四星会被人打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超级无敌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