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在线试读无弹窗 蓝光祖宗无弹窗全文阅读_文典小说网

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

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 连载中

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

时间:2020-11-30 08:36:42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娜姗姗 主角:蓝光祖宗

主角叫蓝光祖宗的小说是《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它的作者是娜姗姗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亿亿万年前,天地动荡,天地间万灵为了保卫家园纷纷于投身大战中。无数灵种在此大战中被灭绝,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稳坐龙头的古老世家,龙家却在大战过后,大厦轰然倾倒。天令被封、血脉被封,整个龙家被打入无间炼狱,暗无天日。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余一道生机。天令出世,血脉重组,风起云涌,天地变色!一令出号阴阳两界!且看她如何执掌天令,掌天罚之狱。巡万界,解救天下苍生,行无数功德之举。

...

精彩章节试读:

倏的!

“咣当、咣当、咣当--!”

凭空毫无征兆的炸响震天动地的神雷,三声作响过后,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把龙清月与那张长案笼罩在其中。

天印出现在她的眉间、天令泛着红光出现在身前浮向长案上方。

一道金柱射向山脉深处,十位阎君身上的黑色钥匙凭空出现,一起射入那山脉深处。

“咣当、咣当、咣当--!”

三道神雷轰向那处!

“嘭嘭——咣当--!”

天地动荡,雷声大作!

天空中翻滚的云层中,突然不知从哪里来了无数道身影,这些身影俱惊悚的感到、已身血脉中涌出一股特别神秘的力量,蓬勃而出射向山脉深处。

“不!”

他们骇然的发现自身血脉中、那特殊的力量消失无踪,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能???

这是他们家族血脉传承中的力量、荣耀、根本!

这样无故被抽取消失后,他们家族将再无资本傲世立足,这如何得了?

然,无论他们怎么挣扎也动弹不了半分,被神秘的力量禁锢在原地。无声呐喊着:“不要!”

眼眶中流着血泪,眼睁睁的感觉那血脉传承力量、一点点消失不见,却无能为力!

同样的情况在空中无数道人影身上一起发生。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身后的家族中所有人、血脉中的力量也同时一起在消失,引起了无数族人们恐慌。

龙清月的身体慢慢的升入半空中,笼罩在金色光柱之内,显得无比的神圣。

只见她两只雪白的小手翩飞,灵动舞着,手停印出,“令!”

悬在她头顶的天令,泛着耀眼的红芒暴射而出,射向山脉深处!那方,金红色的光柱相辉交映着。

“轰隆隆,咣当,咔嚓……”

轰鸣声、暴破声连连迭起,滚滚尘烟冲天而起,阴风肆虐!

龙清月的身体随着手印而舞动着、翩飞着,宛如金色灿灿的神女降世,舞出倾世绝响之舞。

十位阎君与天空中那无数道身影、看着那金色的曼妙绝世的舞姿,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眼神中露出了痴迷!

她双手间金灿灿的太阳、被压缩到极致之时,身体停住浮在空中,清冷庄严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天道自然、轮回有度,天令出世、降妖除魔!奉天法旨,无间天罚之狱应运而出,启!”

令落,手中金灿灿的太阳暴射而出,疾射入那方山脉深处天令之中。

“轰--!”

那方金红色的光柱霎时暴增,冲天而起!

万世中,天空中突然出现大片的金光。

大片大片的祥云疯狂的翻滚着,各种神兽仙兽身影出现在天空之中,神乐仙乐响起,一片祥瑞之兆!

在地狱中的那片空间却是红光四射,大地剧烈的震动。山脉深处裂开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滚滚黑烟冲天而起。

道道神雷从天而降,轰向那无底深渊!

“咣当——咔嚓……”

随后,龙清月从身体中飘出一把黑红相间古朴、花纹繁复宛如浑然天成的长剑,直刺自己的心口。

一道血箭暴射而出,带着长长金色的光芒,冲向那无底深渊之下。

只见,她胸前心口之处肉眼可见的倾刻被恢复,犹如从未被长剑刺穿似的,连衣襟上也毫无半丝血渍。

长剑飞到她的小手之中,她双手高高举起,身体带着长长的金色光柱,暴射冲向无底深渊之底,清喝一声:“开!”

“嘭,嘭嘭嘭……”

暴破声连连震响,从天而降的金色光柱瞬间增粗增大数倍,照射入那无底深渊之下。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带着赤金的光柱冲天而起,万世之中无些倾听天道之音的大能者们,耳边脑海中冥冥响起飘缈的声音:

“天令应运而出,天罚之狱开启!”

无数大能者们心下骇然,无不在心间暗暗揣测着:难道天地间动荡又要开始了吗?

聆听到浩渺天音的大能们、纷纷传下命令,勒令其下弟子们,往后行事谨言慎行,不准做伤天害理之事。

否则,后果自负!

无数人接到命令后,茫然不知所措,不解其意!

……

龙清月的身影冲出无间深渊、回到案前时,手中印诀翻飞,金芒暴射,眉间的天印透体而出,缓缓的升入空中。

“封!”

一朵巨大的红色莲花摇曳着花瓣滴溜溜的旋转着,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射入那无间深渊之下的天罚之狱。

一个个闪着金色的符印飞向那处的上空,被排列成一个个整齐的字符,

“轰轰轰……”

大地开始震动,一座漆黑色的碑体破土而出。

高高的耸立在无间深渊的边上,碑体上面镌刻着、金光闪闪的“天罚之狱”四个大字。

从天而降的金色光柱,宛如瀑布般被截断,光柱落入碑体之中,闪烁了几下后消失不见。

红莲光芒大射,一道道红色光芒射入碑体。

巨大的红莲突然幻化出一道虚体,冲入碑体之中消失不见。

天空中的红莲旋转着缩小化为印记冲回龙清月的眉心,隐入其间。

“天令出!”

冲入深渊之下的天令疾射而归,飘在空中,泛着微弱的光芒。龙清月见此周身的神力涌现,金光暴增注入天令之中。

“啊啊啊——不要啊……饶命啊!”

“啊!贱丨人,你不得好死啊,放开我!”

天令红光大涨,一道红光射出,红光中隐约中传出怒吼叫骂声,便很快被射入无间天罚之狱中。

这便是此前龙清月收到的怨灵与那大魔!

它们将成为龙清月执令后,第一批投入天罚之狱中的恶灵。

它们将被天罚之狱中红莲之火,与神雷轮番毁灭,就连渣渣都不留下丁点,转世投胎的机会也被天道剥夺,灵魂直接消散天地之间。

“哼!”

清冷的声音从龙清月鼻尖哼出,幽冷锐利的目光淡淡的扫视着,云层中的那些身影。

她大把大把的、似不要钱般的,往小嘴里塞进无数的丹药,化为精纯的药力游走在她体内,补充刚刚的消耗。

今天她的消耗有些大,那会儿有天道光柱相助还好,现在光柱消失后,她便感到有些后续无力,感叹道:还是修为太低呀!

龙清月稍停顿会儿快速恢复已身,伸出小手,掌间神力涌现,天令倏的飞回她掌间,她的身体暴射向碑体,狠狠地一掌印了下去。

一个大大的红色“令”字便出现在碑体上“天罚之狱”四个大字上方。

龙清月身体飞回案前,恭肃的跪下,天令抛起悬在头顶上方,五体投地,行了大礼,“禀!”

双掌摊开举过头顶,“龙氏龙清月顺应天道,开启天罚之狱完毕!请天令法旨回归!”

突然,天空中一朵朵金灿灿的、金色的功德莲雨降下,转眼间便没入龙清月身体中,令她刚刚消耗过大的灵魂力极时得到了补充,神清目明。

看得十位阎君与天空中那些身影、眼珠子快要掉下来,无比的羡慕不已,目中露出了贪婪之色!

俱心道:娘的,好想去抢哦!

该死的龙氏天师,害得他们连血脉传脉都丢了,却一点好处没沾上边,岂有此理!

功德莲可是无上宝物,可以消除自身无边的孽债、业障,免受业障缠身之苦。特别是渡劫时,功德之光、功德莲便会令渡劫之人少受雷劫之苦。

若他们能有这功德莲护身,还愁不能渡劫飞升么?

这些功德莲大部分被龙清月吸收,极少数的功德莲飘向了十位阎君,被他们吸入体内,脸上的笑容溢出,沾沾自喜!

俱心道:嘿嘿,大发了哟,大发了!有了此等宝贝在身,等同拥有一件无上的天道法宝!

虽然,他们吸收的功德之莲与龙清月无法相比。

但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这无上宝物,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得到的。

这也算是天道对十位阎君经年镇守无间深渊的奖励!

当天空中再无功德之莲降下时,天令打着转颤颤悠悠的飞回龙清月手中。长案上香炉中的清香熄灭,自动飞落她的掌心中。

翻腕间便被龙清月收回,长袖轻挥长案便收回背包中。

龙清月方才起身站好,准备离开。

赫然,一道凌冽强大无比的攻击,击向正要抬脚离开的龙清月后背,“小心呐!”

十位阎君心惊恐无比,出口示警,纷纷向着那个偷袭之人击去。

龙清月兀愣扭头望向天空,身体动也未动,只见那道攻击眼看便要落在她的身上,她不屑的冷笑一声,红唇轻启吐出一个字来:

“灭!”

只见深渊边碑体,发出一道耀眼的红色强光,射向那偷袭之人。

“啊啊啊……”

瞬间,他的肉体化为灰烬,灵魂被红光包裹住,发出凄厉震天的惨叫声!

现场的十位阎君发出的攻击落空,他们与那些,仍被禁锢在空中的无数道身影、惊惧万分的望着龙清月。

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俱心道:这怎么可能?法随言出?!

“尔等祖辈,因那场外敌入侵奋勇拼命相搏,获得天道无上奖励!然,后辈子孙一代不如一代,作恶多端,欺压万民,行下无数滔天之祸。

天令出世,龙氏执掌令顺应天道而出!

如今,尔等天赐血脉传承神通被收回,本尊怜惜尔等祖辈不易,本想放过尔等,罚,在此思过万年!

然,自作孽不可活!本尊执天令掌天罚,请令收押!”

话落,翻腕间,天令现身浮于头顶,一道红光射向天罚之狱碑体,碑体再次暴射出一道红光,把那天空中无数道身影笼罩在其中。

“啊啊啊,饶命啊天尊!”

“救我!救救我啊!刚刚不是我偷袭的!我也什么也没有做啊!”

“啊啊啊,你个小贱丨人呐,你们龙氏不得好死!”

…………

无数的灰烬从天空中落下,只余下道道的虚幻灵魂在黑光中扭动挣扎,疯狂的呐喊嘶吼着。

他们心底俱是后悔无比!

早知如此,还不如安安分分的呆着,至少,他们还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

这下可好,被罚天罚之狱中受苦,神消道灭,悔不当初啊!

龙清月眸底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哼!”衣袖轻挥,黑光卷起那些仍在不断挣扎扭动的灵魂,投入天罚之狱中。

十方阎君此时方如大梦初醒般,想想那会儿自己兄弟们、对天师的轻视试探之心,深感惶恐不安!

噤若寒蝉的望着龙清月不敢乱动,躬身抱拳行礼,大气不敢乱出。

“今日多谢诸位阎君相助,后会有期!”

龙清月单手捏出一个、独属龙氏天师的手礼,轻轻半弯下腰身,回了一礼。

起身后,直接沟通天令,一道门户出现在她身前,举步踏入其中,身影消失不见。

十方阎君见龙清月的身影不见后,俱身体发软,瘫坐在光秃秃的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额上的冷汗不停的滴落下来。

“大哥,咱兄弟今日好险!差点身消道死于天地间!”

“是啊,弟弟我现在心里还在抽着痛,好可怕呀!”

三阎君与九阎君齐齐抹去冷汗,唏嘘不已,后怕不已。

其它阎君虽没喧出于口,但从他们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双目无神中也能看出,他们心中的后怕。

“九位弟弟们,以后出令时要万分的恭敬天师,万不可再生轻视之心。历代龙氏天师基本上都与地府相交不错,万不可再因咱们一念之差,毁了咱地府与龙氏经年的友盟之情!”

“此间天罚之狱出世,天地间必然有一番大动荡。我等兄弟应守在地府,万事莫沾,免得受因果所累,后悔晚矣!”

“传令下去,天师出令后,地府倾力相助。若有阳奉阴违者,别怪本君心狠,严惩不怠!”

首座阎君抚着胸口,脸色煞白,喘着粗气发下指令,严束手下地府公差,以免行差踏错。

他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来了!

想想龙清月那冰冷无情的眸子,不由得身体打了个寒颤,暗自庆幸着、她没有与他们兄弟多做计较。

……。

地府一行,开启了天罚之狱后,龙清月被天令带回阳间。

一道门户出现在她的房间中,此时已是凌晨四点左右了。

疲惫不堪的龙清月随便冲下凉后,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累极的龙清月一气睡到、第二天龙汉峰夫妻下班回到家中,还未醒来。

“不会是病了吧?!”不放心上楼的林婉嘀咕了一句。

夫妻二人轻轻打开房门,便见床上的女儿缩成一团,双目紧闭,仍睡的正香。

随后,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没事!”林婉无声的对龙汉峰说了一句,随后下了楼。

一人在厨房里忙活,一人在房间里打扫收拾,没人去打扰龙清月。

待,龙汉峰饭菜做好后,见她仍未起身,这都睡了整整一天了,心里又难免有些担心。

“不行了,我,我要上去叫月月!”

林婉有些憋不住了,上楼进了房间,伸手探了探她额上的温度,发现并没有不妥。

遂,轻轻的摇着她,叫道:“月月,醒醒!”

龙清月还睡得正香,感觉有人在摇晃着她,费力的睁开仍旧困泛的眼睛,发现是林婉坐在床边叫她:

“妈,让我再睡会儿!”

“那可不行,你都睡一整天了,什么东西也没吃。快点起来!”

林婉见久喊也不醒,还想赖床,干脆动手拉她起来。

弯腰把鞋子套在她脚丫子上,“走走,洗把脸就清醒过来了!”

拖着鞋,仍旧闭着眼睛不肯醒来的龙清月,歪歪扭扭的走到洗手间。林婉好笑的湿了毛巾,给她蒙在脸上。

冷水一激,龙清月倒是清醒了几分,伸手扯掉脸上的毛巾,打着小哈欠,嘟囔着:“妈,我一点都不饿的,你们去吃饭吧,让我再多睡会嘛!”

“不行,想都不要想!一天不吃东西,你那身体能受得住?!”

林婉果断的拒绝,帮她挤好牙膏、直接塞入她手里,不轻不重的拍几下她的头顶,呵斥着:“快点!你爸爸今天又给你做拿手菜了!”

说完,丢下她径直自己先下楼去。

龙清月心里哀嚎一声,别无他法,只得认命的开始洗漱。

睡衣都没换,便直接下楼来。

“哟,咱家的小懒猫舍得轻移贵爪,下楼来了?”

龙汉峰见她睡眼惺忪,一幅还没睡醒的模样,轻笑一声,开口打趣着她。动手先帮她盛碗汤放在面前。

“来,先喝碗汤润润肠胃!”

林婉给她盛碗米饭放在面前,轻拍她的小脸,揶揄道:“你可千万不要把饭喂到鼻孔里了啊!”

龙清月被爸妈一通的打岔,睡意也被赶跑了。

甩甩昏昏沉沉的小脑袋,大大的喝了口汤,皱着鼻子不满的说道:

“真当我睡迷糊了不成,能把饭喂到鼻孔里?”

“哟,小懒猫这是恼了?!好怕怕呀!”林婉怪嗔一下,坐下给她夹了一筷子炸小肉丸。

相关内容推荐:

雪梨

编辑雪梨点评:

不错,《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至尊废材:绝色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