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贤妇:与君同塌》主角温芹康然最新章节免费试读完整版_文典小说网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 已完结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

时间:2021-11-28 08:18:47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兰妮 主角:温芹康然

新书《贤妻贤妇:与君同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兰妮,主角温芹康然,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前世,新婚之日,她的丈夫背叛了他,转世为人,莫名其妙的被押上花轿成为了别人的冲喜夫人。新婚之夜,她的亲亲老公给她来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警告。她要做自己,跟他摊牌说她本是嫁错嫁给他的,什么?他娶谁都无所谓,他这个冲喜夫人他接受了,绝不会让她走掉。既然他娶她回来的作第一夫人的,她绝不会辜负了他。

...

精彩章节试读:

锣鼓敲打着,鞭炮响起,大门外舞狮的队伍更是卖力的为大家表演着。

在喜婆的搀扶下,两个身穿同样衣服的人从不同的屋里走到大厅,双双跪在贾财德及她的女人面前,府头拜了三下。

反观贾财德用手摸着自己不长的胡子,脸上的笑容自十天前一直笑合不扰,满意的点了点头,以他贾财德的女儿,也只有上官峻仁那样的人才能配得上。

“请新郎。”在喜婆把新娘子搀扶起时,司仪大喊一声。

只见此时,二个同样长的英俊的男子身穿喜服,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进两人,不过此时,一人的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而另一人责面无表情迈进,在的指引下,各自用红色的大绸花牵起自己的新娘,在看到新郎新娘牵起大红花时,众人同时拍手,同时祝福着两对新人。

“礼闭。”在司仪的高呼声后,锣鼓敲起,鞭炮点燃,上官家迎新亲队里的舞狮队伍冲进来,在有节奏的锣鼓声中卖力的表演着,更是围着两对亲人舞动着。沉静在喜悦氛围中的众人并没有发现不远处冒出了滚滚的浓烟。

“不好了,着火了。”在锣鼓声中,鞭炮声中,有人大叫一声,顿时众人像是受了惊吓一下,散成一圈,相互涌挤着,互推着向大门外涌出,而牵着花绸的二对新人,在人群的冲散中失散了。

“小姐。”在众人的拥挤中,听到熟悉的声音,欧怡悦松了口气,紧紧的抓住梅兰的手,刚刚喜婆有交待,她在盖上喜帕那刻起不可以摘下来,否则成亲后她会不幸福的,幸福不幸福不要紧,重要的是她明白了喜婆的意思,怕被别人发现她是假冒的。

“没事,梅兰。”两人在拥挤中退到了一个安全的角落,避免了人群的冲撞。

反观上官峻仁,因事情发生的突然,在被人群冲散时被挤到了一个角落,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不禁的摇了摇头,NaiNai说好不容易才挑到一个可以冲去家宅晦气的女人,可是在迎娶时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这样的人娶到家,是福是祸还不知道的。

以NaiNai的坚定,当年老道士说养八个绝色的女人可以保上官家发达,NaiNai就从各地找来了八个绝色的女人。

现在道士说家里有晦气,需用娶个德高望重的正室夫人来冲一下家里的晦气,否则家里的上官老夫人将会成为下一个倒霉的人,虽然不情愿,可为了NaiNai,他接受了安排,娶这位传言中德高望重的女人过门。

浓烟很快地消失了,大家虚惊一场,很快现场又恢复了刚刚的样子,二位身着火红嫁装受到惊吓的新娘子被重新搀扶到正位,二位新郎也重回到正门,不同的是围观的人少了,而舞狮队也没有刚刚卖力了,反观主人贾财德没有因刚刚的浓烟受到影响,还是一样的笑不合扰。

在司仪高喊吉时已到,新娘上花轿时,由喜婆搀扶着,送上花轿,新郎骑上高大的红马,在锣鼓的敲打下,迎亲队伍望不同的方向走去。

坐在古代的轿子里,欧怡悦扯下了喜帕,把压在头上重重的头冠摘下松了口气,如果再不摘下来,她相信继续这么的压着,她那美丽的娇脖子,一定会被压伤的,身子随着轿子一上一下的颠覆着,不禁叹了口气,这人抬的轿子竟然让她有点晕,比上现代的所有车辆她都不晕车的,这样传出去也是很丢人的事。

无聊的她掀起轿帘的一角,真的如电视上演的那样,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往前走着,马子的正前,一个从背景看俊美的男子骑着一匹马,穿着同样喜庆的衣服,看外形,应该是属于那种高大,帅气的男生,看起来还不错嘛,像这样俊美的男子贾美然没有理由不嫁啊。

“看我。”拍了拍自己有点晕的头,欧怡悦泯而一笑,她差点忘了,贾美然不嫁他不是因为他长的不够帅,而是他家里没有以前有钱了。

揉了揉自己有点酸的脖子,欧怡悦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想了,想也没有用,应该即来之则安之才对。

她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因为友情的背叛,她游流在这个时空,可惜,可惜,才十六岁的已经要嫁人为妻了,而且还是冒替别人嫁人。

“停,大家坐在休息下再赶路。”不知走了多久,昏昏欲睡的欧怡悦在轿子停下时惊醒。

“梅兰。”在有限的空间里伸了伸自己的腰,欧怡悦习惯Xing的叫道。

“小姐,姑爷说大活都累了,休息一下才上路的。”梅兰有模有样的隔着轿帘说道。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学着以前看的古装剧里演的一样,欧怡悦体贴的说道,或许是真的不舒服,或许是累了,在梅兰应声答应后,欧怡悦渐渐的进入了梦香。

梦香里,她穿着那套曾经让有点胆颤的凤冠霞帔走进了一个优美的花园里,不远处,一对看来有三十多岁的年轻夫妇,男的在看书,女的在做画,好一幅夫唱妇顺的画面。

小心的拎起自己的衣裙,看着这如仙境一半的花园,欧怡悦不禁的被迷住了,花儿斗艳的盛开着,小鸟喜悦的在头顶歌唱,还不时的落在她那身火红的嫁妆身上。

仿佛不怕人儿似的,小鸟轻啄着她的玉手,惹得她不禁的笑出声来,俯身,斗艳的花儿顺着风儿轻轻的摆动,鼻间是阵阵的花香,伸手欲抚摸那斗艳的花儿,一阵微风吹过,带刺的花儿刺向她纤细的玉手。

“啊。”疼痛令她本能的叫出声来,快速的缩回自己的手,同时不远处的那对夫妇抬头,把目光盯在她的身上。

“对不起。”握紧自己的手,看着走向自己的二人,欧怡悦不好意思的俯身道歉,是她的贸然出现打扰到了二人。

“孩子你没事吧。”并没有责怪她,美貌的妇人面带微笑的关心的问道。

“啊?没事,没事,是那花太漂亮了,我,我……”被妇人这么一说,欧怡悦反而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指了指地上漂亮的花儿,欲解释的说道。

“夫人,是她。”英俊男子一脸友善的把目光围绕在自己的爱妻身上,惊讶的说道。

仿佛明白了男子的话,妇人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回应男子的话。

“孩子,以后俊仁那孩子就交给你了,我们夫妻俩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职责,以后还请你多多的包涵他。”拉她坐下,小心的为她上药,美妇一脸慈爱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你们又是谁?”缩回自己的手,欧怡悦警惕的问道,真奇怪,他们是谁,到底在说什么?让她包涵什么?脸上带着疑问,欧怡悦把目光转移到二人身上。

“我们是谁不重要,你是欧怡悦,来自另外一个时空,为情含恨而死对吗?”美妇示意身边的男子不要开口,脸带微笑的问道。

“没错,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美妇的话无疑让欧怡悦更点惊讶,急急的问道。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来到了这个时空,而你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人生会充满许多想不到的事,我们希望你不管遇到什么,你要知道你跟那个孩子有着一世的姻缘,这辈子注定要纠缠着。”美妇看着退后的警惕的欧怡悦,同样起身,微笑着说道。

“孩子,回去吧,你们一定会幸福的。”在欧怡悦想说什么的时候,美妇没有给她机会,把她推向花丛中。

“小姐,小姐,该下轿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欧怡悦突的睁开眼,她还坐在有限的空间里,轿外梅兰轻轻的唤着她,没有了刚刚的花香鸟语,没有了人间仙境,更没有了英俊美貌的中年夫妇。

“知道的。”重新把盖头盖在自己的头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欧怡悦出声应到。

在新娘子下轿的高喊声吧,轿帘打开,在喜婆跟梅兰的搀扶下,在鞭炮的响声中,在锣鼓的敲打声中,欧怡悦向前走了几步,在喜婆的小心嘱咐中,走上高高的台阶,迈过高高的门槛,穿过长长的走廊,走了好长时间才停了下来,而喜婆跟梅兰松开了搀扶着她的手,有人塞给她条红绸布,在另外一人的牵拎下,跟着她有节奏的脚步声又走了几步,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她才站定。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在司仪的高声高喊声中,她被牵引着学着电视里的古装剧一样,俯身拜天地。

“礼闭,送入洞房。”在众人的高呼声中,鞭炮响起,锣鼓敲起,在众人的拥护中,她被搀扶着扶进了一间房屋。

脱离了喧闹的人群,在听到身后的门插上的声音,欧怡悦一把扯下盖在自己头上的喜帕,大大的喘了口气,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没有来得及看四周的一切,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相关内容推荐:

小窗幽记

编辑小窗幽记点评: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很新颖,不一样的修炼,看惯了那些升级的,而且作者文笔好,可能开出新异的修炼不习惯,有些不通,但是敢突破自我是很不错的,加油,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